理茉和—九月ver.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来做甜点吧~(乙女向)

“我说啊,隼。”
坐在沙发上看书的他抬头看向你:“嗯~”
“在这么明媚的日子里,你不觉得就这么浪费大好光阴会有罪恶感吗?”
“……是的呢。”他手上的书又翻过一页,发出细微的声响,却在撒满阳光的安静的公寓里格外有存在感,于是你意识到了犯罪的只有葛优躺在儿童泡沫拼图地板上的懒人沙发上的你。
迅速地从沙发上起来,你掸了掸裙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并强行压下心中的尴尬,然后赤着脚踩着泡沫地板来到他身边,双手握着背在身后,向他俯下身直到视线与他微笑的眸光齐平,带着些许的狡黠对他问道:“我有个好东西给你看,期待吗?”
他笑意更盛且带上了几分兴致,对着你点了点头。
“想看的话……叫爸爸。”
他抖着肩短促笑了一声,随即无奈摇了摇头,然后再看向你却又突然一顿,抬手抚上了近在咫尺的你的左肩,边自然地用有些无辜的口气对你说:“我可是很期待的啊,公主殿下,你看……?”
作为一个声控晚期你当场举白旗向你偏偏声线好听到简直要让耳朵怀孕的竹马投了降,随即转身边向厨房走去边思考为什么你竹马刚刚突然伸手扶了一下你的肩,低头一看………你默默地把右肩滑落的吊带裙的白色棉质宽肩带扯了上去,随即加快了步伐走向厨房。
将班戟皮和果丁端出冰箱,再拿出搅拌器把奶油又打发了一遍,再用班戟皮包好馅料……好的芒果班戟做好了!
你端起盛着甜品的瓷碟正欲向客厅走去,余光却突然瞥到搅拌盆里还剩些许的奶油,你不由自主顿住了脚步,心中自然而然浮现出了一个想法。
等一下,之后呢,帮他舔掉吗?他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可以随意将鼻上的奶油刮下来自己舔掉的孩子了,这样做的话只会尴尬吧。
于是你摇了摇头,走出了厨房。
看到甜品的一瞬间他双眼顿时眯成了一对月牙,笑得和小时候对母亲的花恶作剧的时候如出一辙,你又泡了两杯香草茶,两个人边享用着美食边聊着天享受着难得的闲暇时光,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香甜的气味。

其实啊。

你看着他沐浴在午后温暖的金色日光下的侧脸,白皙的皮肤上细细的绒毛都清晰可见,纤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打下一片阴影,脸上的笑意温柔缱绻。

我更想、更想,更想、更想,

他的嘴角沾上的雪白的奶油。

呐,更想。

“隼。”

客厅的空气似乎都被日光晒得暖洋洋的。

“嘴角沾上奶油了哦。”

陪在你的身边了。



文中有部分歌词出自aiko的もっと
很好,妹子终于觉醒了。
她之前隐隐约约也有感觉,但平时学习和音乐两头太忙了,而且他们最亲密的时候应该在6到10岁的样子,后来就住的比较远了。
再加上这次同居正好觉醒嘛。
耶接下来我就可以放开手写魔王大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