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过十月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网易的……
全没了……
QwQ……

讲件事。
最近就一直在想奶次的事,自己的事也想了很多。
路上就想调checkmate knights听,结果发现没下。
晚上开歌单随机,上千首歌就跳到这首了,显示的是伴奏,本来是想换成人声版,后来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听下来了。
结果前奏完了突然泉总一嗓子出来吓到我了,当场眼泪唰的就下来了。
感谢bug.
我他妈吹奶次一辈子,我永远爱奶次。

Knights

别走。
别升级别毕业别离开组合。
别离开学校。
别让组合换成员。
别换队长。
不要走。
我所祈求的旋律只在此刻。

卧槽日本把g组3d在外面大屏幕上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伪乙女)舞者

要上台了。

要上台了。

要上台了。

桜庭凉太理了理领口的领结。

也不是没有参加过类似于武道馆这种大型的舞台,说起来他不管是solo还是与组合一起,都能在人山人海之上将气氛驾驭得相当好。并不是刻意,在业界锻炼多年,倒不如说表演早已是深入骨髓的本能。他自身也享受在台上的时光,在台上用着自己都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温柔注视粉丝,粉丝们在台下欢呼尖叫哭泣目光追随着他,一路一路一路追随到这。

到了这里。

武道馆。

想到这里,他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双手发软,感觉就像是血液的流向翻了个跟头。

这种状态不好,会导致握话筒的时候把话筒甩出去的可能性大大上升。

这还是刚出道不久时一个记不清脸的前辈告诉他的,虽然他现在早就退圈了,也不见踪影。

他花了点时间调整状态,结果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做到像往常一样冷静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不对吧……不,不该是这样的……

“不是那样的。”

有微凉的触感攀上他的指尖,穿插到手指与手指的间缝,然后收握。桜庭凉太微怔,他第一次与她十指交握。

她只对获得她信任与认可的人这样做。

“在台上活了这么多年你也只学会了生存呢,”她抬手撩了撩颈边的垂发,用沉静而平和的口吻道,“你确实不是紧张,你是在舞动。”

“换个你能理解的说法大概是兴奋,但这个词只能表达一半。没错,你擅长表演,但是那是你所擅长的。你此刻所感受到的,我所谓的‘舞动’,指的是你的状态,你在为了即将到来的表演而舞动,在为了饭们的期待而舞动,在为你的组合的音乐又一次得到了更多的认可而舞动——”

“这是你的梦想,是你的一生悬命绽出的樱草之花。”

“恭喜你,凉太,你即将站上,梦想的舞台。”

“舞动吧,吟唱吧,生长吧。你的歌声由人慧来远传,你的舞姿为曙光去剪裁,你的生命以祭典来祭奠。”

“你的幻想触手可及,因为那是飞舞着落下的花瓣。”

“我的言语是黯淡无光的,因为你们几经流转轮回,魔法般的相遇是无法比拟的。”

“歌声承载千万。”

“自由远航,星辰大海,在你身前。”

“上台吧,桜庭凉太。”

















这是我最后一发G组安利了,因为他们真的要上台了QAQ
嘤嘤嘤我的宝啊我不能再抱着独占的错觉割腿肉了……
有参照网易上凉太solo的翻译,我花两积分巨款求的(你在得瑟什么)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恋爱的歌这句改过来,和这首歌的本意岔了心理洁癖表示真的很难受啊……

残念诗

就是这般残忍
放弃吧
山下大辉
是不会有
乙女抓的
就是这般残忍

(乙女)凉太太的高!跟!鞋!咚!

无非是去拉他被特意裁短的上衣衬摆时不小心用为了弹吉他留的指甲在他小腹上划出一道细短的血痕。

米白发色的美人就凶狠地一脚咚到你身旁的墙上。

你条件反射惊恐地“吧唧”一下把自己背靠着糊上墙。

“对不起!!!!!”向来怂逼的你平板着语调立刻大声道歉。

他将右手手肘搭在抬着那条腿的膝盖上,面无表情打量你半晌,随即举起左手摘下头上一边的拍写真时带上的恶魔角,在手里一转 ,用握笔的姿势将尖的一头对上你。

你已经不会说话了,用0o0的表情对着他传达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桜庭凉太”的失望之意。

好吧,你知道这个人虽然是有点坏心眼,但还不至于对你下手——

“嗤啦——”

下、下手……

你低头对着被道具割开了一条裂缝,隐约露出锁骨部分皮肤的衬衫出了一会儿神,然后缓缓抬头。

见你看向他,桜庭凉太笑得愈发撩人,他伸出食指往渗血的伤口上轻描淡写一抹,玉白的指尖上便带上晃眼的血色。

“我记得,你喜欢番茄汁是吧。”

休息室角落里的五倍浓番茄特饮空杯乖巧地躺在木质地板上。

你看到一双溢满桜蘼之色的眼眸凝固成甜蜜的沼泽。

绯红的舌尖卷去欲滴不滴的饱满色泽,来自王国的恶魔喂你咽下体内流淌的瞬时之物。

“味道如何?”

是恶魔的耳语。











开辆ofo
没电了拜拜!

我要发下疯

tsukipro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凉太太怎么还没出来啊!!!!!!!!!!!!!!!!!!!!!!!隼桑好久不见我超想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hajimei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放jiku桑的图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刷atr和桜花二月夜的别跑啊!!!!!!!!!!!!!!!!刷新总歌的也别跑新总要打你们屁股!!!!!!!!!!!!!!!居然不放完整版舞蹈欠揍!!!!!!!!!!!!!!!!!!!!!neet酱坐着的背影好可爱!!!!!!!!!!!!!昂君那个俯视的镜头好软!!!!!!!!!!!!!!!!!!!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他们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带我的舞团去学g组的舞快出来吧!!!!!!!!!!!!什么还要等一个星期你再说一遍?!!!!!!!!!!!!!!!!!!!!!!!!!!!!!!!!!!!!!!!!!!!!!!!!!!!!!!!!!!!

(乙女)你所拥有的

“昂君。”

他放下书本侧头看向你:“怎么了。”

你没有回答,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又唤道:“昂。”

“啊、嗯——”他迟疑着回应了你。

你干脆甩掉拖鞋跪坐到沙发上,双手环至他颈后,用额头撇开他的刘海,“昂辉。”

他似乎意会了些什么,脸上慢慢露出一个无奈而宠溺的笑,眼神温和下来:“我在这。”

“再多说点。”

“说些什么?”

“什么都好。”

“……我爱你。”

你瞬间脚下一滑,“咚”地一声一屁股砸到地下。

只来得及拉住你的手的卫藤昂辉一把把你扯会沙发让你上半身趴在他腿上。

“抱歉,我没来得及拉住你,你没事吧?”估计是吓到了,语气里的焦灼感和担忧都快溢出来了。

你轻微扭曲着一张脸,双手捂着屁股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吱声:“犯规,红牌,下场吧您。”

见你还有心耍宝,他哭笑不得地舒口气,摇摇头:“你呀,真是……”

“你才真是,打直球的力度太吓人了吧队长大人。我只是想听你说话的声音而已啊你这根本算谋杀啊。”

他苦笑着不作辩驳,有几分无语的意味,然后帮你理了理耳畔的鬓发,开口道:“下次直说就可以了。”

闻言你望去,他带着笑意的蔚蓝瞳孔仿若深夜的森林晴空般涌动着温柔的暗潮。

“只要你喜欢我的声音,无论多少次我都可以说给你听。”

话音一落,你原本仰着的头瞬间奄奄一息地垂下了。

你们G组的队长是个笨蛋。

(乙女)茶话会

”我们家葵是笨蛋,整天边打直球边在那边无意识kiarakira,我怀疑我的心脏已经提前衰老十年了。”

“该说arata不愧和小王子是青梅竹马吗,明明普普通通地讲着话突然一枪狠狠开在我心口。我好想土拨鼠尖叫可是我得憋着,就,真的很难受。我觉得你们都懂。”

“是这样的。我明明知道我家那位近视不严重摘眼镜很正常,结果每次还是没有一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就被摘掉眼镜的他吓到。简直是马猴烧酒变身的套路啊,戴着本体的时候明明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摘了以后感觉他下一秒好像就要冒出一句约吗。更可怕的是我也想问他要不要来一发。”

“请听我说。我家那个小粉红,平常就是个乖巧的小粉红,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各种节假日会突然换个芯变成荷尔蒙泛滥骚包粉。明明以前还不是这样的,就近年来!成年以后突然变异我都要脑补出他怕不是个粉色杜0斯修炼成精这种狗血剧情了啊!!!”

“这么说来驱驱他就特别可爱了…………不是我之前都不知道他那么色气!!!新写真的小白腿黑白组露出度也只有阳能比了不接受异议!!我好想prprprpr但又不能表现出来怕他说我和恋一样是变态我真的好煎熬啊QAQ……”

…………

…………

“你们都说完了?

好了换我。

L!O!V!E!Hajimei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