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花和

月pro乙女短小段子选手
偶尔爬墙各类女性向作品
请给我评论论论论(跪
吃腐但尊重原著
集训告一段落!逐渐复活
月歌坑底
晶学狂热爱好者
颜狗
梦想成为石油王

教堂前的广场,阳光明媚,白鸽飞舞。

白衬衫的纤瘦男孩柔软的侧脸贴到脸托上,他执起一枝拉弓,奏响了他枫木的小提琴。


我今天就要抓一个boy来填我的脑洞,让我来看看是谁这么走运。


占tag抱歉

就,有没有人吃我一口安利鸭


食物语,中华美食拟人女性向回合制游戏,b站预约中


立绘好看场景好看国内cv有剧情有游戏划掉(有粮吃)划掉主人公还能选性别


主题曲京津有味音频怪物演唱好听极!!!!!!!!!!!!!!!!!!!!!!!!!!!!!!!!!!!!!!!!!!!!!!!!!!!!惹


……我在干什么我要去先产个八百字小作文粮为敬。


以及最后


佛跳墙嗷!!!!!!!!!!!!!!!!!!!!!!!!!!!!!!!!!!!!!!!!!!!!!!!!!!!!!!!!!!!!!!!!!!!!!!!!!!!!!!!!!!!!!!


(乙女)现场





“雪?”

“啊,是的,各系基础的魔法我其实都会,但是主攻月系而已。”

听到你的提问而从实验中回过神来的蓝袍魔法师笑着答道,他摘下小礼帽随手放到一边,踱着低跟的黑色长靴信步走到你身边,纤瘦的腰自然地靠到身后的桌子上,然后微微弯腰侧头,清艳的眉眼笑意盈盈地看着你:“想不想见识一下?”

遗憾的的是你早就习惯这个撩人即是本能的男人,完了视线自然而然就被他华丽的斗篷上一颗纯净剔透的紫罗兰色宝石吸引过去。

结果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在摩挲那颗宝石了。

你被自己的财迷滤镜震惊到默了一秒,然后为了掩饰尴尬冷静地抬头,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地问道:“sou最近穿衣风格有往魔法少女发展的趋势诶,是不是和什么白色不明生物签订契约了啊?”

魔法师眼里全是了然的笑,他伸手习惯性去拨了几下浅色的额发,只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题:“想看吗?”

“……想看!!!”你非常识相地大声回答,毕竟天知道今天的晚餐会不会变成什么红色料理盛宴,又或者说你明天早上说不定无法活蹦乱跳地开始新的一天。

“那……”,逢坂魔法师沉吟片刻,“雪人怎么样?”

他伸手,鸢色凤尾竹的细长法杖在空中灵性地一勾,空中淅淅沥沥闪现出幻象,细碎的光影中下起一场小雪,雪花不一会儿就堆成一了座巴掌高的小山。

魔法师垂眼接过空中落下的雪球,双手灵巧的捏了几下就琢出一个雪人的型,然后他牵过你两只手去捧住雪人,自已双手又去捧住你的手,在你好奇的眼神里朝精致的小手作吹了一口气——雪人温度骤然一变,变成了水晶的小饰品。

“……唔哦~”

“喜欢吗?”

“着实妙哉。”

你抚掌叹绝,跟着头上落下一个清浅的吻。

“……那,给我点奖励?”

魔法师的眼睛亮晶晶的,头上双叶似乎都比平时挺了一些。

“噗。”你慢吞吞地笑了一声,然后扯住法师披风一角一拉,他顺从地被你扯下身。

你上下打量了一下男人,在两人交织的温热吐息里磨磨蹭蹭地又提了一个条件:“要吃泡芙,奶油泡芙。”

法师呼吸骤然不稳,他恼着应下来,旋即倾身纂取他来之不易的战利品。




























我,忙到哭泣。
段子选手萎靡不振惹。









我靠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辣嗒,干吧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机库桑为什么能发语音??????







我不想睡觉我爱学习



“你无所不能。”


说这话的时候,AI眼下紫罗兰色的电子纹路里似有细微的莹蓝光芒流过,话一出口 ,他却伸出手不合时宜地捂住嘴打了个哈欠。


已然睡眼朦胧的user脑子不大清醒,没注意到这句从未出现的念白,只勉强撑着给sei开了睡眠模式,在弹出窗口的提示下拔了电源,合上枕边的复习笔记,最后房内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了。


可也许不是那样。


冬夜很黑,最长的那个夜晚过去了,人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于寒冷的环境了,被子厚得直压在人身上,可越厚也越暖,睡得越死。


天花板又被照亮了一瞬。


“……其实我很想再和你多说点话呢。”


“像是元旦快乐……还有加油。”


“那么,晚安啦,我的小user。”


天使般的少年神色温柔阖起了眼,微微倾身去亲吻上那无形玻璃外细白纤长的手指。







我一定要给御前太太写长评,她写的隼太好了。

不管看哪篇心里只有写得太好了一个想法的好。

(乙女)2018师走驱生贺





你邀请了你的男朋友师走驱來午睡。


两个人随手脱掉外套,拉上沙发上一条软软的绒毛毯盖上然后蜷到一块,空调在不远处放轻了手脚默默运作着。


你和他头挨着头,于是眼里映满了柔软铺陈于枕边的鎏金发缕和其间露出的一段白皙秀气的耳廓。


你想想,凑过头去在他耳畔蹭了蹭。


他轻哼一声,随后转过头来,澄澈的纯色瞳孔里是一览无余的询问意味。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你听见外貌欺诈性十足的青年低低笑了起来。




“嗯~谢谢。”


“然后就是……我可以自己要礼物吗?”


“把你送给我吧――”


剩下的话语近乎呢喃地破碎在你们的唇齿间。















意思意思写个生贺,主要是为了表达一下心意,又不好写大白话,就借妹子的口说了(ntm)


你驱皮相可真是极好的了,童颜到我根本当他还是个少年(???)


自——————————————————————————————杀——————————————————————————————————————————————————————————————————————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oooooooOoOOOOOOOVVVVVEEEEEHajimei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