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乙女)謊者/IPE系列

今日哲学:什么是有害的性情,什么是善良的性情。--边沁


“咳咳咳…咳,谢,咳咳咳,咳……”

女子表情近乎悲悯的俯视着平躺于地上的重伤男人。

“咳!咳咳,谢……”

“不要说那些,”她的表情又归于平静,“与谢野已经到站牌了,离我们300米左右的那个。”

太宰模糊的意识又被强行凝聚,他瞪大双眼看向女子,瞳孔几乎缩成一点剧烈颤动着。

“是啊,你知道这段时间是无法让你与那位拥抱的呢。”

“我知道,你渴望那位,哪怕是一瞬。在指尖与指尖接触的一瞬也能够安心。但是啊,逃跑可耻而有用,这也不过只是人类为短期的必定现象而做出的分析而已。而你--”说着她单膝跪倒他旁边的草地,伸出修长白皙的手避开血污抚上男人姣好的脸颊,“从身体机制上来说,也不过是这世上的一介生物罢了。”

语毕她起身,“我以爱作为代价,换你这悲哀生活的短暂中场休息,在那之后,清爽且充满朝气还是怎样都与我无关了。”

太宰阖眼,耳畔似乎掠过微风中细软草絮的哀呼与女人的呼唤,可那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被骗了。














清爽朝气是太宰治原句。
大家好我是个日常沉迷病娇的乙女文爱好者,简称病者(喂
我可能要过一阵子才回月歌坑,不舍得病月歌啊那可是我心灵的净土(什么鬼
我都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乙女向了……
ps:关于正文的解释,给认真看文的小天使的解答,没想到我在打这么短小的东西的时候扣了这么多细节……果然脑洞无限大么。
  我我我来解释一下。
女主能力是控制人的感官所以太宰的意识会从模糊被凝聚,然后他重伤(原因不明)要嗝屁了。借着女主能力大概能够达到清爽的条件,然后女主是表达过对他的爱意的,用自己能力帮他自杀,但这样做用她的逻辑来说是一种消费爱意的行为(女主是个蛇鸡病)。
太宰本来安心准备去死的(私设接受了爱意有没有回应我不知道),结果女主耍了他只说让你感受一下嗝屁你奶妈要到了,这次自杀算个大课间,(大课间比小课间长吧?在这里算把握多与把握少能死成的区别),太宰没想到他以为可靠的女孩子的爱情还能有这种操作感觉被骗了。
标题谎者(对是这个谎,为啥要打繁体那是因为我想装×)是另个内涵,消费爱情是不存在的操作所以是假的,女主骗了自己和其他人,她内心拒绝承认,然后怀着不知道怎样的动机借着这个谎言结束了这段感情。
开头边沁那句大致指帮人安乐死和耍人让他短暂可又确实得到想要的为多数人禁忌的东西(这个东西在正义的角度来说是消极而错误的)却又立刻失去是乐于助人的好品质呢还是不为社会所承认的辣鸡个性呢。

其实还挺明白隼喜欢有主见的人的想法的
但是排斥或者厌恶他人主见的人就很讨厌了
这里的排斥和厌恶是指狭义
毕竟一个人生来不是让人打败的

(乙女)拒绝咫尺/IPE系列

今日哲学:人类由快乐和痛苦主宰。--边沁


“所以说,”他又将头低了几度,愈发凑近你的面庞,“你是选择推开快乐吗?这不明智哦。”

你一手搭在朔间凛月的左肩,手下是抵着锁骨带来的微凸触感,垂在身侧的另一手因打在脸上的温热吐息和近在耳畔的蛊惑话语攥成了一团。

“……即使如此。”你几乎是咬着牙挤出的这句话。

“即使如此?”他微微一甩刘海,将前额直接与你相抵。

你将视线死死粘着在他黑衬衫的扣子上,觉得自己就快要无法掩饰地开始大口喘息了。

大脑有些放空,无法支撑接下来的思考了,你只能选择出老招:“毕竟我没有信仰。”

前额的轻微压迫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发丝扫过的短暂瘙痒。他略凉的右手自你后颈顺着长发一路梳下然后收回,同原来捏着你耳垂的左手一同交握在自己脑后。

“啊,又来。”熟悉的语调,你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但是你其实清楚的吧,自己内心迫不及待地想要走到这种地步,发生这种场面。”

“……但我同样也清楚,现在时机未到。”

朔间凛月坐回他的专属帆布躺椅,不温不火地看了你一会,然后躺下:“怎样都好,总之老爷爷我就这样了~”

你也松弛下来:“要吃点巧克力吗。”

“人家想要血……”

“比我强吻你的可能性都低。”

“也就是说不远了吗?不错嘛~”

“你是不是对我的话有什么特殊的理解障碍……”

















是很无趣的一篇在下知道
可是我就是喜欢这种有点病的糖啊我还能怎样?(大哭锤地
很多细节只有自己能看懂,高兴再来解释
是自己和自家凛月的故事,所以看上去是个没前因后果的中间章。

为了督促自己打算开个每日系列
名为病娇哲学简称ipe

(乙女)咖啡的灰/IPE系列

“……我这样的人,要是死了怎么办?”你因发着呆不禁把发散的思维喃喃念出口,然后瞬间清醒过来,有些紧张地看向对面的男人。

将下巴磕在桌沿的相泽消太这会终于撑着桌面起了身,下一秒却又将身体重心移到了椅背上。右臂抬起,苍白消瘦的手大半隐在宽松的灰色家居服的萌袖里。他垂眸用食指和中指勾着马克杯嗤的杯柄拎起它,低头啜一口冷得恰到好处的温醇咖啡,随即放下,视线随之散落。

“……那就死呗。”

“……啊?”

男人顿了顿,随即抬眼看着你嗤笑一声。

“你在想什么啊,我是说自己。”

你反应了一会,又‘啊’了一声。

“不好吧,让英雄‘Eraser Head’给我殉葬什么的。”

“眼睛在笑,得瑟得太明显了。”


















今日哲学:灵魂是物质的还是非物质的--边沁
答:那就一起吧
老师的颜ps掉胡子和血丝我可以舔三年
有人试过没是真的很好看啊
@五十絃 上次说的~

(乙女)有一个吸猫女友是怎样的体验

泪:

yamato在使劲推开她的脸

虽然爪子有好好地收起来了

郁:

有一次溜猫途中突然开始吸猫

她家猫拒绝了她并开始一路狂奔

我看着她们绝尘而去的背影发现自己居然追不上

阳:

好好一只猫

硬是给她撸成了一条狗

想起了自己当初被她追的那段日子Orz

夜:

因为她好像是吸猫体质所以在公园里约会时经常会有一群猫咪凑过来!

然后约会内容就会自动变成两个人在猫的包围下用她随身携带的小鱼干投喂小家伙们ww

海:

她的穿衣风格……嗯是那种宽松长袍系?布料质感特别好。

相对的特别容易沾毛

听说她家洗衣机已经被猫毛卡坏好几台了

‘没关系吗’这么问了她

‘这是赚钱的动力’这样听上去很有道理地回答了我。

……红豆泥大丈夫???

隼:

她呀~斥猫呢

施了催眠咒也还是会被猫咪们发现,她呆毛都耷拉下来的样子特别可爱www

魔王大人想了想,就自己变成猫给她摸了噢~

到最后抱着我不肯撒手了

没办法,等被抱进被窝里再变回来吧,哼、哼哼哼哼哼……
























感觉好像N久没有更了是我的错觉吗
顺便一提对不起大家我最近打算走回蛇鸡病的哲学系乙女了,都是PP里那个大白毛的错

无疏妹子好看的!!!!!!!!
大概我所谓的双性自我认知就是为了留到今天吧。
最近突然变成颜狗(×)

(乙女)Rainy Day

又是下雨天了。

你收起伞,转动钥匙打开门,带着一身梅雨季节

特有的湿气走进了玄关,再带上门。

自然,房内一片漆黑,除着客厅的侧窗透着点蓝色调的微弱光线。

你花了一点时间去适应了一下光线,然后……




驱:
听到了奇怪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蹑手蹑脚换上家居鞋探头一看。

一只仓鼠蹲坐在打开的冰箱门前吃吃吃吃吃吃吃。

突然转头与你对上视线,然后自然地笑着说欢迎回来。

你心都化了~~~

恋:

啪地一声打开玄关处的灯开关。

明亮的玄关过道里,蹲着一只粉脑袋的犬。
眼神亮晶晶的,两人默默无言深情对视三秒,他还“汪”了一声。

……

汪???

“你在干什么啊23333”

“欢迎回来www”


葵:

猛得被人从身后捂住眼睛。

正当想放开嗓子高歌一曲lost rivers求救的时候那人很是凶狠地压低声音威胁道:“闭嘴。”

你情不自禁抖了一下--憋笑憋的。

然后是尴尬的三秒冷场,你开始感觉到捂在嘴上的手也开始抖了。

遵循着脑袋里突然撒开脚丫子狂奔而出大喊着你有freestyle吗的坏点子,伸出舌尖舔了掌心一口。

毫不意外地听到身后传来一句呜哇的慌乱叫声,手被主人收回去了。于是你转身,一手壁咚眼神飘忽脸颊微红的小王子一手开灯,再收手两手交握借势挂在他身上。

“刚才演得不错,明天的对戏一定能过哒!”

“重点是这个吗……”


新:

开灯的一瞬间嘴里被塞进一根吸管。

吸吸,草莓牛奶。

啊,对了。

“你怎么做到把吸管准确塞到嘴里而不会塞到鼻孔里的?”

他自己也吸了一口莓奶,慢悠悠回答道:“你为什么不去问问神奇草莓牛奶呢?”


春:

开灯,大佬坐在壁灯旁读书。

可以,这很百科。

还低声念了出来:“……先……吃饭……洗澡…吃我……”

你瞪大了眼睛。

不用百科到这种程度也可以的吧!!!!

注意到你,他放下书,站起来笑着对你说:“要吃--”

“不行haru桑!现在还没到脱的时候!!!!!!!”

(春:???她吃饭跟我脱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始:

没开灯,挂包,脱外套,砸沙发。

结果你砸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下巴好疼QAQ

“要夸我下巴尖吗hajimei桑。”

“……你下巴好疼。”

“什么鬼啦哈哈哈哈。”











久违的长篇……段子
恋的素材来自b站一个番,驱的借用了月歌搞事群里小姐姐的建议!葵的那个我以前其实写过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
最近肝es,忙。
摸鱼难,难于上青天。

(乙女)听说下雨天和热可可更配哦


“回来啦。”

“嗯。”

“喝杯热可可吧?很适合这种天气哦。 ”你递上马克杯。

“唔,”始低头啜饮了一口,“……这个,味道不错嘛。”

“是吧。”

你们在光线黯淡的客厅中唯一冷色调光源窗边坐下,两人各占据小圆桌一面,你胳膊支在桌面上,双手捧一杯柠檬苏打,他单手托一杯热饮,两人看着同一片窗外的雨景,听着同一批雨落下的声音。

“雨啊……”

“下的还挺大的呢。”






本来是自己脑补的一个场景练习小段子

但是想起了hajimei

结果

hdjimei!!!!!!!!!!!!!!!!!!!!!!!!!!!!!!!!![heart][heart][heart]

然后开始狂改语气词

就变成了这样(笑)

和我们队长一起吹hajimei上天

(乙女)一切都是套路/神无月郁.ver

你男友是个公认的男子汉,有气度还有风度。

对是这样没错,但同时他毕竟是个学体育的汉子,再温柔体贴也并不会变成个你喜欢的温柔的妹子或者中国古风美女的。

所以说,虽然用这个词形容有点不礼貌还十分难以启齿,总之你可爱的小男朋友他……有点直男癌。

想到这个词的第一秒你无比悲痛用手“啪”地糊上额头,一边自责一边泪流。

这时从远处跑来的郁的呼喊声将你拉回了现实,你眨眨眼,男友就来到了你跟前,左手一只隼色冰激凌甜筒,右手一只恋色冰激凌甜筒。

“要香草还是草莓?”少年脸上的笑容是一如既往的晃眼,于是你沉迷了两秒,然后想开口跟他讲香草。

“那就草莓的?女孩子一般都会喜欢的吧……”他也是一如既往地误会了你,边说边把粉红的冰激凌递给你,说着说着还神他妈害羞了起来,仔细看看好像还有点脸红,整个人白里透红帅里透萌。

卧槽这完全没办法拒绝啊!!!!

于是被自家男友再次晃到眼的你呆呆接过冰激凌,回过神以后,一边享受,一边泪流~【唱


时光飞逝,一眨眼就该吃晚饭了。

你和郁正坐在一家烤肉店的单间里。

你提前和你的小男友说了你要减肥,他也乖巧地给你点了素食。你很满意,看来果然直男——咳,不是,还是男朋友最明白少女想要减肥的心情了。

这么想着你有点心酸又有点满足地低头吃草,这时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啊~”

抬头,张嘴,咀嚼。

吃肉就在一瞬间~【唱

嚼了两秒,看到对面男友脸上的笑容突然又变得羞涩,你意识到,你再一次被他的美色给套路了。

“IKU吾跟俚梳惹吾要茧灰惹……”今日第三次的欲哭无泪。

“果咩果咩……”

于是你嚼着肉,一边享受,一边泪流~【唱












终于考完了我要死了……
然而手机坏了所以依然短小。
是火月小姑娘的点文哦~
本篇又名十年(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