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花和

月pro乙女短小段子选手
偶尔爬墙各类女性向作品
请给我评论论论论(跪
吃腐但尊重原著
集训告一段落!逐渐复活
月歌坑底
晶学狂热爱好者
颜狗
梦想成为石油王

(乙女)花环




“啊。”

注意到你的视线,坐在对面眉目隽秀的青年停下翻着书页的手,朝你微微一挑眉。

“那个。”你伸手虚虚点了他背后的一个位置,那里有一个柜台,上面摆着些面具扇子之类的精致小物什,是这家主题咖啡店供客人自拍的道具,其中有一个新增的稍显眼的红色小东西,对于你和桜庭凉太两个对这家店已经很熟悉的人来说很容易就发现了。

“那个啊——”青年目光落在圣诞帽和槲寄生的花环上,发出声无意义的感叹。

“没想到,居然都已经圣诞节了吗。”你也跟着唏嘘。

“也就是说离今年结束也不远了吧。”

“不,那个就,至少还有一个月吧怎么也。”

“但是对于国外的人来说,就相当于我们的过年呢。”

“我懂!啊总结的来说就是想放假啊~年末真的好多事好忙啊——”

“……确实,我们能像今天这样坐下来的机会也基本没有。”

“啊咧?这个语气?我没听错吗刚刚某位王子大人是不是想要表达些什么?”

“无路赛,”青年捏起一块马卡龙直接填到你嘴里,“吃你的吧。”

你嚼吧嚼吧吞下去,然后心情愉悦地挪到了青年所在的沙发上,沙发并不是双人座,相比单人座又偏大,你和桜庭凉太又都是偏瘦的体形,坐下来也不是做不到。

就是有那么一点点挤,嗯,一点点。

一直冷眼旁观任你摆布的青年在你折腾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受不了了,伸出手揽过你的腰,腕上微微用劲一提,把你带到了他的腿上。

你惊呆了。

“男、男友力意外的好高啊桜庭桑……”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用敬语……嘛,怎么说演唱会也是很考验体力的活动呢,而且最近舞蹈课程也稍微加了一些,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了。”

他手仍旧放在你腰上,边继续看刚才的书边解释道,说话间他耳畔的一梢米白色柔软发缕滑下来搭到耳廓上,然后你观察到青年一闪即逝的细微皱眉动作。

你想了想,稍微向后坐了一点,把自己位置调整到一个合适的角度,然后帮他把那缕头发别到耳后去,放下手的时候不经意蹭到了他裤子的布料,你惊奇了一下,然后又顺手撸了一把红格子裤裤,称赞道:“这个服装的质感真ha……”

“够了。”青年一把抓住你胡来的右手,无奈极了,“从刚才开始你一直在乱动什么啊?再这样下去你就自己坐回去,嗯?"

“哦。”你迅速乖巧起来。

但是没过一会儿。

“……凉,我刚刚是在帮你理头发没有乱……”话说到一半,你又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停了下来。

单手支着前额的青年微长的刘海搭下来遮住你投来的大半视线,动作看似帅气,露出的通红耳廓却暴露了他此时的心理。

你懵逼地思考了起来,接着自个儿也“腾”地烧红了脸。

“阿诺,le,凉,待会我们去戴下那个花环拍个照吧?”

“……嗯。”













——————————————————————————————————————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我要给媳妇戴小花花嘿嘿嘿

(乙女)告白




“你很可爱。”

你突如其来的发言让正撩起一边鬓发的男子停了下手上动作,不由自主抬高一边眉梢看向你,脸上露出一种“你在搞什么啊”带着不解笑意的询问表情。

“忍无可忍吐槽剑君和衞君的你也好,被坏心眼的老前辈找碴后暗自不甘心的你也好;

坐在咖啡馆里看书的你,特意挑选晴天整理整顿房间的你;

向我介绍自己喜欢的歌剧的你,在房间的小抽屉里屯零食的你;

练习舞蹈时的你,和组合成员一起时的你;

舞台上电视上的你,还有现在这个,站在我面前的你。 无论何时都是那么可爱。”

“……”

青年脸上的笑意随着你吐露出口的话语渐深,然后他低下眼,皱着眉头别扭地嗔怪道:“所以?你突然说什么呢?”

“我一直想这么对你说。”你认真地解释。

米发青年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 然后他上前一步,一把将你拥入怀中。

“嗨嗨~我知道了。”

“凉,请和我结婚吧。果然对方不是你的话,我就不行啊。”

一阵长久的静默。

“不,我不要。”

“?诶?!不,不可以吗?”

“不行的。”

“我以为剧情发展会是这样……?”

“谁告诉你的。”

“诶——”

虽然最后他只拍拍你的头,但脸上的笑意倒是不曾褪下。





(乙女)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总之牵扯上了我媳妇的话我也要来插一脚




不同于这个人端庄秀美的外在形象或是干脆利落的形式作风,他的吻落下时就如同奏响了一支鲜红明艳的西班牙舞曲,那是公主决意与骑士私奔的誓约之吻,带着令人心神俱颤的心意。你如同溺入迷迭香的海洋,被蝴蝶的翅膀扇得不住瑟缩。

似是察觉到了你的意图,那人伸出修长纤细骨节分明的手扣上你的肩,将你扳回。你忍着生理性泪水,红着眼角看向他,他动作一顿,尔后眯起狭长的双眸,另一手轻轻撩开额前刘海,更用力地将你揉入怀中。

与文弱纤细的外形形成反差,这位音乐剧爱好者的肺活量向来大到令人惊诧,长吊着一口气的你终于没撑住,手上使了点劲,那人察觉到了,仿佛是依依不舍地松了口。

这还不算完,末了他还吮着你的唇角舔糖似的亲昵了会,这才松开。

“我是你的。”

他略带嘶哑的嗓音带着七分色气三分勾魂。

“听明白了,嗯?”








写得很艰难
说到鲜红明艳我满脑子的支付宝红包,是我太庸俗了对不起(土下座)

(乙女)开关





“遗迹内化石样本分析环境要素完成,接下来可以推测变化规律了。

这次多亏arata采集成果,数据足够支撑我完成初步文明属性归整,相关高价值结构机械在以前探索里能找到相似原型,这对我们之后探索有很大帮助,同时大大减少遗迹完整度保护难度……当然还是以谨慎为上策,我建议准备万能备用方案,我们可以配合全员商讨相关事项

化学性分析进展顺利,属于常见度B型,附加混合型要素不多,地势对比大变化少……可能是两个大型遗迹相连,我们应该能拿到相当丰富的历史资料,haru桑你正好可以整理下储备做个条引和大家说明一——啊。”

并立着的两人中稍矮的米发青年向你的方向一瞥,滔滔不绝的报告在那一刻兀然停下,稍作反应后,他脸上不苟言笑的沉静表情仍旧不变,只下颔一扬示意了一下某个方向。脑海里瞬间疯狂响起“怦然心动嘿哟个喂”的你捂住胸口,轻车熟路地小步蹦哒(……)着去了休息室。

倒是没想到在休息室消遣的时候看到了点令人意外的东西,标注了属于皋月先生的那个保险箱在你由他本人手把手教出的风骚操作下被打开后只露出一样被妥帖放置在暗红天鹅绒小毡上的东西。

一个做工极为精细的沙漏状机关药剂瓶,外加里面浸着的一枚你相当眼熟的小巧戒指。

哇哦,看你发现了什么。

你扭头看看右手上的尾戒,用手摩挲了会儿药剂瓶的齿轮开关,便又随手把它放回桌上,开始耐心等待某人的到来。

没过多久,门把嘎吱一声被转动,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原本葛优瘫在座位上的你瞬间精神百倍如弹簧一般弹坐起来看向那人。

然后你不禁发出一声林姥姥进大观园的感叹。

原因无他,这人太特么好看了。

来者是一名身形瘦削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身着做工精美的西服工装,端正的仪态使他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清爽的利落感。青年拥有一张无疑是受女性欢迎的隽秀面容,从中间分开的柔顺白金发色刘海右侧不规则地垂下一缕搭到眉间,于常人来说的不羁造型却只单单为他带来几分凌乱的美感,而他鼻梁上架着的那副小巧的掐丝墨色圆框眼镜则更全面地塑造了他文人工匠的气息。

这位丰神俊朗的青年手肘处搭着你方才见他时穿着的lab coat ,抱着一小撂的资料一路徐徐行来,末了停在你面前的咖色矮桌前,边将资料分叠放下边解释起来:“抱歉,我刚刚在做一份刚整理出的口述报告,没有备份所以没能和你打招呼——”

说着他转身微微一偏头,伸出一只骨结分明好看的手搭到镜框上,看样子是打算摘掉它。

你想也不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搭到他伸出的手上阻止了接下来的动作,接着将含情脉脉的视线落到因你的动作迅速拉近了距离的青年身上:“没事,我不介意,不过我想如果你过意不去的话我也可以接受你的补偿的,哦我是说……Aoi,你先别摘眼镜呗,肉偿就不错哦。”

于是青年的嘴角抽抽,然后他挑眉道,“你是不是还没习惯?”

“啊?”

他叹一口气。

“我是问……”谈话间青年自然而然凑到你咫尺处,一手撑到你身后的墙壁,一手捏上你左耳耳垂,然后他眯起眼沉下嗓子缓声道:“你是不是还没习惯,我们已经订、婚、了,的这件事?”

狭隘的空间里仅余温柔的吐息游走在你脸周,面对面的姿势迫使你与他呼吸纠缠,于是这会儿你一呼一吸间全是青年身上浅淡的甜橙味儿

实在是——太甜了。

你一个没忍住,扯住青年前襟微微用力往下一扯,吧唧一口糊了上去。

被亲后他明显愣了一下,复勾起唇,调笑般同你反问道:“这样就够了?”

青年平日温和有礼的口气此刻却变成撒娇撒惯了似的的小孩,盯着你的眼有点委屈又有点落寞,要命的是你甚至还隐隐看出被细细揠在其中深处的几分扌兆逗意味。

“就稍稍亲一下,也不抱抱我?”

“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哦,你想做什么——”

言语间近乎诱惑的呢喃已贴上你的耳畔。

“……都是合法的哦。”

“ね?”

气温似乎在上升。

然鹅!你不为美色所动飞快伸手摘下万恶之源——眼镜,硬生生扭转了事情的发展方向,大声发问:“aoi你不解释一下这个吗?”

“诶,啊、啊?”始料未及被摘了眼镜,他又顺着你伸出手指着的方向看去,目光触及桌上的药剂瓶,素来自若的皋月先生少见地慌了起来。

“不、不是的!那个只是我害怕做实验的时候上面溅到刺激性药剂才做的防护装置!而且平时我们活动时也可能刮擦到所以我有的时候就把它装进去随身携带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你信我!”

“没事,”你狞笑着开始去脱突变为受惊仓鼠的青年那件质地良好的外套,“我们肉偿就好。”

“诶Σ(っ °Д °;)っ——!!!”






















好,改完了。
梗来自酒酒的脑洞!但是没写出想要的效果哭了
本来应该昨天发的谁叫我手癌没救给删了。
还好有备份,损失不大。
明明有设定然鹅我还是个走不出剧情的甜饼党,废了。

(乙女)思念




“嘟——莫西……”

“媳妇儿!!!!!!!”你大声地打断了对面的声音。

“欸?……你是笨蛋吗?”

你幸福地听着熟悉的残酷吐槽,甚至还扭动了起来:“诶嘿嘿,我这不是想你了吗~媳妇最近身体还好吗?工作怎么样啊?”

“听不懂你在叫谁……最近我们团内各组一组出了新专,算是个新开始吧。ko他们——”

“你身体怎么样啊?”

“……感冒了。你听出来了吧?”

“唔。”你不可置否地应了一声,又继续荡漾了起来,“媳妇妇儿想不想我送你件礼物啊~”

“好恶心,我要挂电话了。”

“别别别别别别凉太ヘ(;´Д`ヘ)!在楼上!就在你第二个衣柜底层!!!!”

然后是一阵上楼梯的脚步声,衣柜嘎吱声,以及翻找东西的细碎声响。

“……有了。”声响停了,“朋克风的风衣……”

“上次写真听你说的,去拜托法国的设计师朋友偷跑了一件新品,怎么样?”

“……嗯,我很喜欢。”

“那就好。”

“啊。”

“?怎么了?”

“迷迭香的味道……是你常用的洗涤剂吧,稍微有些怀念啊。”

?!?!?!

你的脸莫名爬上了些热度,有些慌乱地开了口:“媳……”

“进修课程什么时候结束?”

这次轮到他打断你了。

“快点回来吧。”

“……我想你了。”


















媳妇儿!!!!!!我爬墙回来了!!!!(什么)←动笔发现写不出so开始逃避
是不是猝不及防的更新?

(乙女)季节的更迭与消失


我知道有人看到这个沙雕名已经开始笑了wwwwww
虽然和正文没什么关系可是我好喜欢这个名字所以还是用了
觉得看到这里的天使应该知道啦,是群里的接龙活动!然后因为开头组写的是夏季结尾组写的是冬季并且其中还穿差了我和星子这样季节全无的……嗯,青色滤镜组???
于是乎,就出现了我的题目。
顺带一提我和星子是群里契合度挺高的一组?对上了两个!!!yeah!!!
满月全席tag意思就是前后辈都有,然后吃粮盛宴??

关键词:执念
人畜无害
锁骨
狡黠





“我说……啊。”酒红发色的青年终是没抵抗得住你灼热的视线,扭过头为难地提出疑问,“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盯着我……我的脖子?看诶,是有什么不对吗?”

你表情深沉地摇头,只继续盯着自己的目标看。

坐在布艺沙发上的青年白皙秀颀的脖颈线条流畅却又不显半分女气,在透过落地窗的阳光照射下还可以微微看见些颈前动脉的浅青痕迹,顺着颈阔肌优美纤长的弧度一路没入浅褐宽松亚麻衫v领修衬的无比诱人的……锁骨里。

你抿着唇,极小心地吞下去一小口口水。

md锁骨控的男友锁骨爆炸好看该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你啊……”话还没说完藤村衞先笑了,他拍了两下身边的空位,“好啦你先过来,我们坐一起聊。”

你严肃地站起身屁颠屁颠就坐过去了。

“在看什么?”他单手揽过你,语气懒洋洋的带着宠溺的笑意。

“执念。”你无比诚实地回答他。

“执念?”他困惑地挑了挑眉,一张人畜无害的隽秀脸庞上写满了“什么鬼”的表情,“我脖子和你执念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唔……嗯……啊——不行完全想不出来啊。”

身形修长的青年拉长了调子的同时侧身抱了下来,身上带着像是水果又像是草木的浅淡香气,你听到近在耳畔的声音道:“我真的猜不出来……教えてる , ね? ”

你狡(chi)黠(han)地笑眯了眼将脸顺势贴到骨感明显的锁骨上微不可察地蹭了蹭——和你想象的一样是微凉光滑的柔软肤质,然后回答某大型犬似的青年:“ひ、み、つ。”





(乙女)一环路试驾



•藤村衞

你很难受。

被不断碾磨的双唇可能已经肿了,于是唇齿间偶尔的轻微咬合变成一种磨人的酷刑,感官上强烈的刺激使你按捺不住到近乎叫出声来,眼角余光却突然瞥到一抹酒红,绷紧的神经在那一瞬间断开,你张嘴就咬了上去。

被突然的袭击扯过头来的衞吃痛地闷哼一声,你才发现他面向你的脸上展露出的神情也没比你好到哪里去。青年原本清澈的暮霞红眼瞳早已涣散,此时一片混浊,眼白处爬上几缕血丝,眼角泛出一抹嫣红,平时撇向左边的刘海此时垂直搭下遮住了左边整只眼,使得他看上去带着病态又让人心悸的色气。

被扯过来后他明显愣住了,一直压抑着的低喘停了一瞬,尔后反应过来,喉间逸出的笑声低沉性感胸腔,他边笑边捋起单边带着湿气的酒红色发丝到耳后,露出边线精巧的耳廓。

“忍不住了?”他调笑道。

平日里明明还微显腼腆的青年此时却意外的坏心眼,该说不愧是成年已久的人好还是不愧是做偶像的人好,明明只这一句话你便被撩得双颊发烫。

“脸越来越红了,真可爱。”他好整以暇地欣赏了一会自己的成果,随即低头亲昵地轻吻了下你的鼻尖,同时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夹住左侧颈边垂下的浅灰蓝鎏金暗纹发带末梢轻轻一拉,发带便飘然落地。

“それでは、いただきます~”






•卫藤昂輝

宫殿某个偏僻寝室里,风格低奢的床上暗色纱质帷幕被夜风微微扬起,席间金发青年低喘着支起上半身。

耳垂上粘了些微体液的纤长碧蓝水滴状稀有矿种耳坠随着主人的动作来回晃动,在某一瞬反射的月光说不出的暧昧。

他只着一件真绸白衬,扣子也并未系上一颗,反倒是垂到锁骨上的那条金属项链还好好戴着,在渗出少许汗珠微微起伏的颈间十足的诱惑。

青年拥有优美的身体线条,因着血统的关系而雪白肤色此时晕满了不太正常的浅淡胭色,而那双修长双腿此时正微微分开着。

他从床上支起身, 稍显禁欲的脸上满是刚刚释放过后的蒙昧和尚未退却的想要抓住什么的情欲, 随即他拥住从他腿间抬头的你,叹出一口长气,然后似埋怨又似撒娇道:

“你也太拼了吧……”

“明明我都说了不必了。”

“那么,接下来换我来款待你吧,我的——

有温热的吻自眉心落下,带有温度的声音在你面庞极近处响起。

“爱人。”




•桜庭凉太

你对现在的情况不知所措。

素日里温文尔雅的王子大人此刻眯起那双冰晶般剔透的樱色眼眸立在原地定定看了你几秒,然后忽的迈开步子朝你走来。

在离你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他突然一手迅速地伸向你,擦过你的耳边,然后撑到你身后的墙上发出轻微“咚”的一声声响。

你们只剩不到一拳的距离。

他仍旧注视着你,单手解下墨蓝的曜石领扣,将做工精细的领巾卷成一团慢条斯理一点点塞到已然失神的你口中

你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吸一口。

然后他笑了,纤长优美的眉舒展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如蝶翅般的睫羽下的瞳孔里倒映出春日桜庭吹拂过凉风般的甘美之意,色泽清浅的唇翕合间吐露出的话语犹如音乐剧里歌者空灵的吟唱般让人为之心颤:

“留下来。”

“今夜我要你侍寝。”





第一发!!!!
是试驾还没完呢!
在饮料店里修了好久感觉都不太好意思坐下去了( ˘•ω•˘ )
啥没写剑介小天使是因为真实没空,我还在赶另一辆车,并不是不喜欢他!!!!!信我!!!!(尔康手)




(乙女)三轮车

睡意正浓时,你听到耳边隐约一阵窸窸窣窣,接着被捂得烘暖的被窝里忽地漫进一股凉意,你从睡意中艰难挣扎着醒来,心底闪过不好的猜想。

猛地睁眼不出意外的是一片模糊,你顾不上双眼恢复,右手向枕头边一探,当场惊出一身冷汗。

是发丝的手感。

柔软而细腻的丝丝缕缕在双眼前慢慢聚焦,你的视线缓缓下移,成功与一双无机质矿石般的粉眸对上。
夜。

深夜。

女上男下。

同床共枕。

你眯起眼,挑着眉,头一次在眼前这个后背前拿出前辈的压迫感,凑到他脸极近处深深压下嗓子:

“谁给你的胆子,敢来爬我的床?”

闻言,原本面无表情的桜庭凉太偏了下头,然后望你的眼神渐深,同时嘴边盛放出一个带血蔷薇般曼丽的,令人心底发怵的笑容。

你被这违和感强烈的突兀一笑撩得头皮发麻,强压下剧烈的心悸,左手修剪整齐却又锋利的指甲在他眼边光滑的肌肤上流连,你威胁着又问了一句:“你来做什么。”

他仍维持着那笑容,眨眨眼,不急不缓伸手虚虚环到你颈后,懒洋洋道:“别动,我怕我酒后乱性。”

言语间一阵热气夹杂着淡淡的酒味扑到你脸上。

你:???

“我现在……好难受。”

米白发色的青年眼神锐利明亮,表现得完全不像一个喝醉的人,可是你清楚的知道这货已经醉了。

“放手。”你道。

被忽视了。

“嗯——”青年压抑地呻吟了一声,嗓音喑哑,他微微皱眉,复又开口:“水。”

你带着满心无处可说的mmp头脑混乱地打算去给这祖宗倒水,起身起到一半却又被勾着脖子勾了回去。

卧槽!!士可忍孰不能忍!!!!

你抬头就要破口大骂,却被一个毫无预兆的吻纂住了双唇。

那厮慢条斯理地磨蹭着啜吻了一会儿,很快又灵巧地挑开你的齿缝,在齿后的空间刮了刮又干脆地退回去了。

然后你清楚地听见一声吞咽声。

“……还渴吗?”你这么问着,掰了掰十指,发出“咔啦咔啦”的声音

“你生气啦?对不起。可是我真的难受,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越看你就越渴……渴到我都没办法等你倒水回来。”

听完这番话,你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他笑容渐褪,却开始微微喘起来。

“你洁癖呢?”你问。

“我——”他的唇被你伸出的手指抵住。

“我突然也渴了,你觉得怎么办?”

闻言,他低低笑起来,捉住唇边的手贴到自己微烫的脸上,“我来招待你,”句末他俏皮地扬起一个调,“前辈?”

“生日快乐,后辈。”








官方生日醉酒梗
标题是什么鬼玩意儿系列
一直觉得暖烘烘→烘暖这样的用法很可爱
我也想开车!!!!!可是我不会!!!!!!!!
我是一个辣鸡(失意体前屈)
要集训了所以会淡圈一段时间
然而月Pro乙女其实冷到不算圈?????

(乙女)晨曦婚礼/百fo谢礼完结



①昂輝

你发现最近的昂非常不对劲是从那次他明确地回绝了陪你去参加初中同学会开始的。那时电话里的青年沉默了一会儿,尔后叹息了一声说着抱歉,尾音拖满了几乎要溢出屏幕的疲惫。于是你干脆利落地放弃了原来的死缠烂打计划然后开始反过来安慰你那个一项温柔得过了头的男朋友,并且于最后争取了一顿家庭盛宴预约后不胜美滋地结束了这场夹杂了无数虐狗之辞的通话。

你的闺蜜坐一边儿啐你:“汪!”

然后他就不对劲了,为期三天的同学聚会期间消、息、全、无。

是的,那个,那个昂他居然…………欸。

你不可思议地瞪着手机,不停地告诉自己他忙,他忙,他忙忙忙忙忙忙忙……然后捱过了这三天。

好歹是回来应约吃到大餐了,你拉过他的手笑嘻嘻地将缀了紫水晶的指环戴上他的尾指——俩壕对这些小东西毫不在意——并于第二天见他指上空空如也,脖子上多了条细细的银链。

你弯下腰环抱住背对着你坐在沙发上的金发青年,一手挑起他滑落至襟内的项链,然后就看见了被系在链上的戒指。他偏头对上你带着调侃笑意的眼神,浅浅勾出一抹笑。

“怎么,尺寸小了?”

“并没有,尺寸刚好。”

所以呢?你以眼神回他。

“只是我觉得,这样戴着更不容易丟。难得你为我精心挑选了礼物,我很珍视它。”

你忍不住吻上他的额,笑弯了眼——呼吸间尽是腻人的玫瑰香味——“你喜欢的话我就很开心了~”

然后你请假,去兰登古堡旅行。

第三天清晨你胳膊肘支在围墙上百无聊赖等日出,身后传来脚步声,你好奇转头去看,却被一双修长的手臂猝不及防地卡在了一方狭小的空间。

你默了一秒,甚至还悠闲地转了半圈正对着青年,二度勾起他襟内的项链再轻柔吻上带有余温的紫水晶指环,将睡意藏入角落后温柔缱绻地抬眼望向昂輝。

柔金色的发丝丝缕缕依偎过来,下一唇畔便契上熟悉的温度,两人静止了几秒,期间你凝视着他透澈而无比美丽的冰蓝色瞳孔面无表情,最后还是抬手扣住他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处于被两人抛弃边缘的吻。

向来温和的青年在结束这个吻后少见地失了态,拥着你的力道如同初日上幼儿园或是托儿所的稚子极力挽留双亲……不是说力的大小。

你拍拍将头埋到你颈间久久不说话的某人背部两下,算是安慰。

他还是沉默着。

这就有点尴尬了。

“最近接的女性化妆品形象不错哦,广受欢迎呢。”你给的台阶是水泥糊的。

金发青年蹭蹭你的肩,发丝搔得你耳廓发烫,头皮发麻。

你方得抖了抖手,试图摸着他的心思说话:“当初在店里逛的时候我一眼看中了这个指环,其实是想到你的眼睛,我这个人有点色盲也不太分的清,但是紫色其实是因为你才,额,我那个,爱屋及乌——”

察觉到腰上的手不知道被哪个词句触动到,蓦然又紧了几分,你低头安静下来。

究竟是哪一步走错了呢。

“这是我,第一次和人交往。”

“我听说你初中曾经有一段……当然我并不是在介意这件事,想陪你去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我知道我这样其实不好,你不是那样的人,但是我真的很想你……”

“你还记得你送给我的你第一次摄影作品吗?那张初中附近公园的紫藤长廊照片,洒满阳光的样子真的很美。我把它放在钱夹里,每次工作间隙感到疲劳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看,看着它就仿佛自己站在长廊里,身上莫名传来暖意,就好像你给人的感觉……”

“如果,如果说的话,有那样的一天,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紫藤花满满地开到垂落,是个适合出去玩的日子。我想问你,你是不是愿意……”

他慢慢松开你,而你紧紧攥着拳头,抬起头,靠着意志努力撑开自己的双眼,试图从已然模糊的视线里看清眼前人的表情。

被晨风吹得冰冷发涩的下眼睑上兀得传来温热的触感,那触感轻轻一拂,于是刚刚隔了一层带水雾的玻璃窗般的世界霍然清晰。

你看到那双,无比专注的,又小心翼翼的眼里倒映出你独独一人的模样。

那真的是一双非常,非常好看的眼睛。

他虚虚捧住你的双颊。

“我们结婚吧。”略重的咬字带出青年的认真,他神情庄重却又掩不住那一丝的焦急。

你几乎快压抑不出地从牙缝里漏出一声呜咽。

“我们结婚吧。”卫藤昂輝又重复了一遍。

“………………”

“嗯。”







②剑介

背对刚浮上海平线的朝阳,他水蓝的发丝被海风撩拂着,在空中纷纷扬扬,又在晨曦的浸染之中带上浅浅一层夕金的輝色晕边。

少年扬起声:“前辈!请与我————”

声音在爱情海清晨的风里飘散。

而你在那阵风里,忽地淌下一行清泪。











我从期中考的魔爪里扒拉回来了。
关于“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和“是我想得太多”的小情侣间的腻歪吵架的故事。
有点恶心,快写吐了(喂
有人要发现了,哇,剑酱那篇咋和上次预告一个样啊,一个字都没动!
嗯好哒我来肥答,剑酱的开始就这么构思的,字数少产生美(快死
啊我终于把百fo写完了!!!!(你还好意思说

关于天竺葵

随便讲一下其实这花红色也有好几个色
第一张是普通红,第二张是皇家鲑红,三是我心头好酒红色

然后就是你们坠想看的花语
天竺葵花语:偶然的相遇,幸福就在你身边。
红色天竺葵:你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粉红色天竺葵: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
欧~我觉得官方可能是想表达第一个???

以及它是匈牙利国花来着

顺便一提我怀疑官图是垂吊品种虽然不造是哪种,和杏女王花色接近但杏女王有白斑……图四,名字叫黑玫瑰,据说光越充足越黑,所以官图可能是缺光的黑玫瑰???

以上,来自亲爱的度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