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花和

月pro乙女短小段子选手
偶尔爬墙各类女性向作品
请给我评论论论论(跪
吃腐但尊重原著
集训告一段落!逐渐复活
月歌坑底
晶学狂热爱好者
颜狗
梦想成为石油王

(乙女)2018霜月隼生贺





“天气凉了呢,小心不要感染风寒哟。”

羊绒披肩围巾伴着那人温暖的声音从身后裹来,你心里一悸,伸手攥住围巾边上的流苏回过头望去。

“……隼。”

“阿星。”

身形瘦削纤长的男人笑眯了一双桃花眼,透亮的眸子里盛满了萤火般晃人的光调,他一手插在浅色风衣的兜里,一手端着冒着萦萦热气的白瓷咖啡杯杯柄,姿态闲适优雅。

“学业测试结果,恭喜你啊。”他稍稍抬手一侧杯子,挑着眉声调甜腻地同你道贺。

“……等下,你怎么知道我和设计系导师约了课程的,现在又不是考试的时间,除了我为了和金融课程不冲突而特意找老师提前的个人考试,学校里没有其它考试了,你可别打马虎眼啊。”你警惕起来。

“哪有嘛~我的话呢,你看,只是平时关心阿星成了习惯,所以,不自觉就……呐?”

男人的眼神无辜极了,委屈的语调听得你好气又好笑,只是心底一份渐渐浮上的不安逐渐侵入你的神经,你瞥了一眼落地窗外的海景定定神,转过身正面面向某位笑意盈盈好整以暇看向你的小少爷,清清嗓子,拿着腔调对他说:“看在某人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二十三岁生日份上,原谅你了。”

“诶不可以看在围巾份上吗,早知道有生日的份我想留着做其他事啊。”

“???霜月隼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竹马你知道得寸进尺四个汉字怎么写吗?还有整天想着搞事我告诉你你这样迟早要翻车的喂。”

“知道哟。”

男人面色如常听完你的吐槽后出人意料地捉住你的手腕,随后放下咖啡杯,伸出右手食指快速在你掌心勾画起来,稍长的指甲刮蹭在因温暖而微微泛起湿意的皮肤上,传到神经的感触也因此格外清晰。

“你,你在做什么?!”懵了一下的你迅速抽回手背到身后。


“写给你看呀,不是你问的吗?”青年骤然空下的手在半空中委屈巴巴地蜷了蜷,随后他又装作若无其事地将它们收回,问起了其它的事情,“我说啊,平时的那个,不做吗?”

“唔?啊、啊,那个啊……”

你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

“嗯,那我开始了?”

“嗨~”

你上前一步,双手穿过青年腋下,在他背后交握,然后静静地阖上眼,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般,心里逐渐勾勒出一对拥抱着的小男孩和小女孩。

“感谢你的出生。”

淘气的小少爷从来在这时都会乖巧温顺的像只无害的绵羊,于是寂静的室内回荡的只有你的声音,和半拉的窗帘外隐隐传来的海浪声。

“ 在你诞生的今天,是一个极其珍贵的日子,谢谢你来到这个世界。 ”

“生日快乐,隼。”

空气的沉默余温好一会儿不曾褪去。

“……隼?”你困惑的出声询问。

闻言,男人突然回抱住你,你心底一阵悸动,有些慌张,“什,什么?”

“你说过的吧,会永远陪着我,呆在我身边?”

“……什么时候?”

“你陪我过的第三个生日。”

“还真亏你能记的,啊,也是,毕竟你记性……”

“不是的。”他少见的直接打断了你的话,一字一顿地解释“只是因为是你说过的,所以我记得。”

“阿星,”他松开你,撩起额前月白的发丝贴上你的额,眼神专注地盯上已经有些茫然失措的你,双手握上你的肩,“因为我一直都注视着你,所以我都明白。你留下来的原因,你一直一来所做的努力,你真正的梦想以及你的那些,哪怕只是小小的愿望。”

“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不是开玩笑,我要你现在就回答我。”

是没看过的表情啊,你恍惚的想到。

霜月隼这个人做事情从来游刃有余,再庄重的场合或是法事脸上也一直挂着优雅得体的笑容,而就在今天,就在刚才,就在此刻,你发现了一个,就连可能比他自己都更了解他的你也不知道的他。

你就这样呆呆地看了青年良久,连何时脸上淌下了眼泪,又是怎样被人拭去的也不知道。

“……为什么你过生日我要哭啊——”

“嗯。”

“你个混蛋……”

“嗯。”

“明明马上就是是圣诞节学校说好要给单身狗发礼物的——”

“我的错。”

“生日快乐啊你个混蛋,呜——”

“嗯,这是我过的最快乐的一个生日了,谢谢你呢,阿星。”




























久违的原创女儿出场
是隼的生贺也是给 @佐久春 这位小天使的生贺!!!!破壳日快乐!!!!(放礼炮)
祷告词来自电视剧原来是美男,记这个梗好久了终于用上了!!
我肝快不行了,圣诞贺文怎么办?(混乱)

(乙女)花环




“啊。”

注意到你的视线,坐在对面眉目隽秀的青年停下翻着书页的手,朝你微微一挑眉。

“那个。”你伸手虚虚点了他背后的一个位置,那里有一个柜台,上面摆着些面具扇子之类的精致小物什,是这家主题咖啡店供客人自拍的道具,其中有一个新增的稍显眼的红色小东西,对于你和桜庭凉太两个对这家店已经很熟悉的人来说很容易就发现了。

“那个啊——”青年目光落在圣诞帽和槲寄生的花环上,发出声无意义的感叹。

“没想到,居然都已经圣诞节了吗。”你也跟着唏嘘。

“也就是说离今年结束也不远了吧。”

“不,那个就,至少还有一个月吧怎么也。”

“但是对于国外的人来说,就相当于我们的过年呢。”

“我懂!啊总结的来说就是想放假啊~年末真的好多事好忙啊——”

“……确实,我们能像今天这样坐下来的机会也基本没有。”

“啊咧?这个语气?我没听错吗刚刚某位王子大人是不是想要表达些什么?”

“无路赛,”青年捏起一块马卡龙直接填到你嘴里,“吃你的吧。”

你嚼吧嚼吧吞下去,然后心情愉悦地挪到了青年所在的沙发上,沙发并不是双人座,相比单人座又偏大,你和桜庭凉太又都是偏瘦的体形,坐下来也不是做不到。

就是有那么一点点挤,嗯,一点点。

一直冷眼旁观任你摆布的青年在你折腾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受不了了,伸出手揽过你的腰,腕上微微用劲一提,把你带到了他的腿上。

你惊呆了。

“男、男友力意外的好高啊桜庭桑……”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用敬语……嘛,怎么说演唱会也是很考验体力的活动呢,而且最近舞蹈课程也稍微加了一些,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了。”

他手仍旧放在你腰上,边继续看刚才的书边解释道,说话间他耳畔的一梢米白色柔软发缕滑下来搭到耳廓上,然后你观察到青年一闪即逝的细微皱眉动作。

你想了想,稍微向后坐了一点,把自己位置调整到一个合适的角度,然后帮他把那缕头发别到耳后去,放下手的时候不经意蹭到了他裤子的布料,你惊奇了一下,然后又顺手撸了一把红格子裤裤,称赞道:“这个服装的质感真ha……”

“够了。”青年一把抓住你胡来的右手,无奈极了,“从刚才开始你一直在乱动什么啊?再这样下去你就自己坐回去,嗯?"

“哦。”你迅速乖巧起来。

但是没过一会儿。

“……凉,我刚刚是在帮你理头发没有乱……”话说到一半,你又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停了下来。

单手支着前额的青年微长的刘海搭下来遮住你投来的大半视线,动作看似帅气,露出的通红耳廓却暴露了他此时的心理。

你懵逼地思考了起来,接着自个儿也“腾”地烧红了脸。

“阿诺,le,凉,待会我们去戴下那个花环拍个照吧?”

“……嗯。”













——————————————————————————————————————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我要给媳妇戴小花花嘿嘿嘿

(乙女)告白




“你很可爱。”

你突如其来的发言让正撩起一边鬓发的男子停了下手上动作,不由自主抬高一边眉梢看向你,脸上露出一种“你在搞什么啊”带着不解笑意的询问表情。

“忍无可忍吐槽剑君和衞君的你也好,被坏心眼的老前辈找碴后暗自不甘心的你也好;

坐在咖啡馆里看书的你,特意挑选晴天整理整顿房间的你;

向我介绍自己喜欢的歌剧的你,在房间的小抽屉里屯零食的你;

练习舞蹈时的你,和组合成员一起时的你;

舞台上电视上的你,还有现在这个,站在我面前的你。 无论何时都是那么可爱。”

“……”

青年脸上的笑意随着你吐露出口的话语渐深,然后他低下眼,皱着眉头别扭地嗔怪道:“所以?你突然说什么呢?”

“我一直想这么对你说。”你认真地解释。

米发青年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 然后他上前一步,一把将你拥入怀中。

“嗨嗨~我知道了。”

“凉,请和我结婚吧。果然对方不是你的话,我就不行啊。”

一阵长久的静默。

“不,我不要。”

“?诶?!不,不可以吗?”

“不行的。”

“我以为剧情发展会是这样……?”

“谁告诉你的。”

“诶——”

虽然最后他只拍拍你的头,但脸上的笑意倒是不曾褪下。





(乙女)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总之牵扯上了我媳妇的话我也要来插一脚




不同于这个人端庄秀美的外在形象或是干脆利落的形式作风,他的吻落下时就如同奏响了一支鲜红明艳的西班牙舞曲,那是公主决意与骑士私奔的誓约之吻,带着令人心神俱颤的心意。你如同溺入迷迭香的海洋,被蝴蝶的翅膀扇得不住瑟缩。

似是察觉到了你的意图,那人伸出修长纤细骨节分明的手扣上你的肩,将你扳回。你忍着生理性泪水,红着眼角看向他,他动作一顿,尔后眯起狭长的双眸,另一手轻轻撩开额前刘海,更用力地将你揉入怀中。

与文弱纤细的外形形成反差,这位音乐剧爱好者的肺活量向来大到令人惊诧,长吊着一口气的你终于没撑住,手上使了点劲,那人察觉到了,仿佛是依依不舍地松了口。

这还不算完,末了他还吮着你的唇角舔糖似的亲昵了会,这才松开。

“我是你的。”

他略带嘶哑的嗓音带着七分色气三分勾魂。

“听明白了,嗯?”








写得很艰难
说到鲜红明艳我满脑子的支付宝红包,是我太庸俗了对不起(土下座)

(乙女)开关





“遗迹内化石样本分析环境要素完成,接下来可以推测变化规律了。

这次多亏arata采集成果,数据足够支撑我完成初步文明属性归整,相关高价值结构机械在以前探索里能找到相似原型,这对我们之后探索有很大帮助,同时大大减少遗迹完整度保护难度……当然还是以谨慎为上策,我建议准备万能备用方案,我们可以配合全员商讨相关事项

化学性分析进展顺利,属于常见度B型,附加混合型要素不多,地势对比大变化少……可能是两个大型遗迹相连,我们应该能拿到相当丰富的历史资料,haru桑你正好可以整理下储备做个条引和大家说明一——啊。”

并立着的两人中稍矮的米发青年向你的方向一瞥,滔滔不绝的报告在那一刻兀然停下,稍作反应后,他脸上不苟言笑的沉静表情仍旧不变,只下颔一扬示意了一下某个方向。脑海里瞬间疯狂响起“怦然心动嘿哟个喂”的你捂住胸口,轻车熟路地小步蹦哒(……)着去了休息室。

倒是没想到在休息室消遣的时候看到了点令人意外的东西,标注了属于皋月先生的那个保险箱在你由他本人手把手教出的风骚操作下被打开后只露出一样被妥帖放置在暗红天鹅绒小毡上的东西。

一个做工极为精细的沙漏状机关药剂瓶,外加里面浸着的一枚你相当眼熟的小巧戒指。

哇哦,看你发现了什么。

你扭头看看右手上的尾戒,用手摩挲了会儿药剂瓶的齿轮开关,便又随手把它放回桌上,开始耐心等待某人的到来。

没过多久,门把嘎吱一声被转动,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原本葛优瘫在座位上的你瞬间精神百倍如弹簧一般弹坐起来看向那人。

然后你不禁发出一声林姥姥进大观园的感叹。

原因无他,这人太特么好看了。

来者是一名身形瘦削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身着做工精美的西服工装,端正的仪态使他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清爽的利落感。青年拥有一张无疑是受女性欢迎的隽秀面容,从中间分开的柔顺白金发色刘海右侧不规则地垂下一缕搭到眉间,于常人来说的不羁造型却只单单为他带来几分凌乱的美感,而他鼻梁上架着的那副小巧的掐丝墨色圆框眼镜则更全面地塑造了他文人工匠的气息。

这位丰神俊朗的青年手肘处搭着你方才见他时穿着的lab coat ,抱着一小撂的资料一路徐徐行来,末了停在你面前的咖色矮桌前,边将资料分叠放下边解释起来:“抱歉,我刚刚在做一份刚整理出的口述报告,没有备份所以没能和你打招呼——”

说着他转身微微一偏头,伸出一只骨结分明好看的手搭到镜框上,看样子是打算摘掉它。

你想也不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搭到他伸出的手上阻止了接下来的动作,接着将含情脉脉的视线落到因你的动作迅速拉近了距离的青年身上:“没事,我不介意,不过我想如果你过意不去的话我也可以接受你的补偿的,哦我是说……Aoi,你先别摘眼镜呗,肉偿就不错哦。”

于是青年的嘴角抽抽,然后他挑眉道,“你是不是还没习惯?”

“啊?”

他叹一口气。

“我是问……”谈话间青年自然而然凑到你咫尺处,一手撑到你身后的墙壁,一手捏上你左耳耳垂,然后他眯起眼沉下嗓子缓声道:“你是不是还没习惯,我们已经订、婚、了,的这件事?”

狭隘的空间里仅余温柔的吐息游走在你脸周,面对面的姿势迫使你与他呼吸纠缠,于是这会儿你一呼一吸间全是青年身上浅淡的甜橙味儿

实在是——太甜了。

你一个没忍住,扯住青年前襟微微用力往下一扯,吧唧一口糊了上去。

被亲后他明显愣了一下,复勾起唇,调笑般同你反问道:“这样就够了?”

青年平日温和有礼的口气此刻却变成撒娇撒惯了似的的小孩,盯着你的眼有点委屈又有点落寞,要命的是你甚至还隐隐看出被细细揠在其中深处的几分扌兆逗意味。

“就稍稍亲一下,也不抱抱我?”

“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哦,你想做什么——”

言语间近乎诱惑的呢喃已贴上你的耳畔。

“……都是合法的哦。”

“ね?”

气温似乎在上升。

然鹅!你不为美色所动飞快伸手摘下万恶之源——眼镜,硬生生扭转了事情的发展方向,大声发问:“aoi你不解释一下这个吗?”

“诶,啊、啊?”始料未及被摘了眼镜,他又顺着你伸出手指着的方向看去,目光触及桌上的药剂瓶,素来自若的皋月先生少见地慌了起来。

“不、不是的!那个只是我害怕做实验的时候上面溅到刺激性药剂才做的防护装置!而且平时我们活动时也可能刮擦到所以我有的时候就把它装进去随身携带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你信我!”

“没事,”你狞笑着开始去脱突变为受惊仓鼠的青年那件质地良好的外套,“我们肉偿就好。”

“诶Σ(っ °Д °;)っ——!!!”






















好,改完了。
梗来自酒酒的脑洞!但是没写出想要的效果哭了
本来应该昨天发的谁叫我手癌没救给删了。
还好有备份,损失不大。
明明有设定然鹅我还是个走不出剧情的甜饼党,废了。

(乙女)miss you



“……想让你整天只想着我。”

“?发生什么了吗?”

是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忙音后就是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你感受到男友的声音里铺天盖地简直要具象化的郁闷,心下顿时有些慌。

那头没人应。

“郁君?郁君?”

还是沉默。

“神无月君?神无月?”

悠悠一声叹息。

你慌得一批,手里紧紧握着的笔都快折了,然而你还是坚持不懈地去呼唤。

“郁?怎么了?你在哪?没事吧?Iku?”

“……”

“哈——稍微好些了。”

你终于听到往日熟悉的清澈男声,句末调子耷拉着,透着点昏昏沉沉的味道。

“是,是什么情况?我能不能现在去看看你?”

“没事的……没什么哟。就是突然有些……寂寞,吧。”

“听我说,现在,我坐在我们初中上学的那辆巴士上。”

“啊!那辆巴士吗……”你惊呼出声,久远的记忆像海边浅滩中埋着的美丽扇贝被挖出,旧时光面孔纷沓而出将你拥抱,恍若隔世的感觉使得你一时之间有些怔愣。

然后庞大的回忆洪流平息,定格在少年脸上被稀碎光影修饰了的细小绒毛和弯起的稚气酒窝一边的虎牙上。

“猫——猫不在了。”

那只经常趴在墙头的八字眉囧猫?

“那树呢?那对‘夫妇’樱花树?”

“等等……有了!还在的,比以前还高,就是枝干给砍了几支,但还是交织在一起的。”

“那家人的阳台蔷薇怎么样了?”

“变成一般金银花一半蔷薇了呢!”

“天哪那一定很好看!邮筒的涂鸦掉色了吧?”

“看不太清……不过好像不是蓝的了,但是五颜六色的估计还有人在画吧。”

“那真是太好了……那,我的同桌呢?神无月君呢?”

“他很不好,他被兔子咬了得了狂兔病,现在见不到女朋友寂寞得要死掉了。”

“给他吃胡萝卜有用吗?”

“没有用。”

“青菜呢?大白菜鸡毛菜,通心油麦菜?”

“没用的说。”

“让魔王大人用治愈之光?”

“没有。不如说根本不想接受。”

你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又没由来地长长呼出一口气。

“我想见你了。”

你自认为是个声线比较中性的人,但此刻嘴里吐出的每个字句即使是在自己听来也都甜腻得像浸透了蜜似的,甚至染了房间里飘散着的花瓶里百合花束的香甜气味。

“你现在,在考虑着我的事吗?”

“我一直都在想你好吗。满心满眼,无时无刻……都是你。”

“可以了,那就够了。……谢谢,我喜欢你。”

“我也是哟。”

你垂眉应着电话,脑海里几乎可以勾勒出车窗边青年脸上被稀碎光影修饰了的微长刘海和弯起的薄唇一边的虎牙。

“我喜欢你,神无月郁。”













——希望能传达给你,在你寂寞的同时,另一个地方的另一个人也在为你而寂寞。
——所以请不要寂寞。
——因为我这样喜欢着你。
——Miss you.

























死蠢作者非主流作品系列轻拍
我到底在写什么我好想睡觉快停下啊我的右手
秋天就适合儿女情长叽叽歪歪黏黏糊糊真好
啊soraru桑唱歌真好听呜呜呜哭了
bgm: クリスマスソング 胡晨orange版,比较秋天
但是soraru版能把我听哭,循环个两三遍就可以哭了,因为是冬日圣诞的感觉咕叽咕叽

(乙女)思念




“嘟——莫西……”

“媳妇儿!!!!!!!”你大声地打断了对面的声音。

“欸?……你是笨蛋吗?”

你幸福地听着熟悉的残酷吐槽,甚至还扭动了起来:“诶嘿嘿,我这不是想你了吗~媳妇最近身体还好吗?工作怎么样啊?”

“听不懂你在叫谁……最近我们团内各组一组出了新专,算是个新开始吧。ko他们——”

“你身体怎么样啊?”

“……感冒了。你听出来了吧?”

“唔。”你不可置否地应了一声,又继续荡漾了起来,“媳妇妇儿想不想我送你件礼物啊~”

“好恶心,我要挂电话了。”

“别别别别别别凉太ヘ(;´Д`ヘ)!在楼上!就在你第二个衣柜底层!!!!”

然后是一阵上楼梯的脚步声,衣柜嘎吱声,以及翻找东西的细碎声响。

“……有了。”声响停了,“朋克风的风衣……”

“上次写真听你说的,去拜托法国的设计师朋友偷跑了一件新品,怎么样?”

“……嗯,我很喜欢。”

“那就好。”

“啊。”

“?怎么了?”

“迷迭香的味道……是你常用的洗涤剂吧,稍微有些怀念啊。”

?!?!?!

你的脸莫名爬上了些热度,有些慌乱地开了口:“媳……”

“进修课程什么时候结束?”

这次轮到他打断你了。

“快点回来吧。”

“……我想你了。”


















媳妇儿!!!!!!我爬墙回来了!!!!(什么)←动笔发现写不出so开始逃避
是不是猝不及防的更新?

(乙女)精华


卯月新很喜欢自己女朋友的一点是她的身高。

很娇小,抬抬手轻轻松松就能摸到头顶的发旋。

其实初中的时候理想型也是长腿风情大姐姐,后来拔个子了,或许是整天看自己长手长脚看烦了,潜意识觉得“啊身高其实也不重要”了,于是开始觉得“女生娇娇小小的怎么长的好可爱”起来了。

这么想着,他不自觉地去摸上压着桌上书本一边的女生的手,轻轻一收,女孩子娇小的手便被他包在了拳里。

原本低头专注做笔记的女孩子便转过头来。

“?怎么了,arata?”

“唔……不觉得我们大学自习室的空调有点冷了吗?”

“好像也是呢……”

女孩子嘀咕着又低下头接着看书去了。

然而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少年向来波动极少的表情却产生了变化。他微微地,嘴角向上扬起了那么一点。

看,这么小小的一只果然很可爱吧。




















是刷微博的时候看到的,被萌到后套在了新总身上。
结果发现好合适(。

车前灯


“不要在我面前露出在意那个男人的样子啊。”

男人笑着,大猫梳理毛发似的舔上你的后颈,你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口嗏得整个人猛地蜷起,却又被不依不饶的大猫叼了回去。

“好好看着我——”

“我可不会让你有思考的空间的。”



















这车要还要很久我水平太差了对不起。

……………………

海尼宗尼修罗场,就问你怕不怕。

(乙女)2018长月夜生贺——树





“呐你看到了没?我们空间里的树变红了诶!”

“啊真的!!!升级了,不过姨妈红哈哈哈哈哈哈!!!”

“姨……妈?”

“就是月经啦。”

“!!!!……你啊!!!!!!”

“嘿嘿嘿开玩笑啦不要生气嘛。”

“不过说起来,你好像,快,快来了吧?要记得带必用品哦。”

“是的yoru桑我明白了!”

然后你听到那头男子忽的笑出声来,声音轻盈愉悦,你坐在书桌前看着庭中梧桐晃晃荡荡落下来一片叶子,嘴角也不自觉被这笑声带动,扬了起来。

“笑什么呀?wwwww”

“嗯~没什么,就是想到……”

“陪你的第五次姨妈,真好。”






















真人真事,我们整个寝室都给这姑娘甜死了。

Yoru桑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