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九月ver.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雨き声残響

别干了吧。
两侧的偏长的刘海自鬓间滑下遮住她大半张脸,要说她觉得这种站在原地被上司糊一脸策划书低头安静的不放一屁的受辱姿势就挺不错,抬头接受那些恶心人的眼光才让她难以忍耐。
骗人的,她一样都无法接受。
别干了吧。
她咬住舌头勉强保持住冷静让自己不至于失态。又开始拿出编了无数条的理由默默安慰自己,然而这次根本不管用,那个声音不厌其烦地又对她说了一遍。
别做了吧。
于是她没办法了,只能沉默地伫立着。
好在对面那位终于开了口,大致表达了再给她一个机会回去再做一遍的意思,于是她微微屈膝弯腰利索捡起装订好的策划案,点头向那位道别后习惯性挺直了腰走出办公室,用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替代了身后的窃窃私语。
回到公寓甩上门,把包放到沙发上,脱下外套随手一丢,闭着眼睛不管不顾地就在地上铺着的毛毯上躺了下来--反正地毯足够大,而她已经够累了。这种时候她还不由自主地庆幸了一下自己竹马那个人精不在,这种丢人的事情可不想让那家伙来开导啊。
外面下雨了,雨不大,她住的楼层偏高所以听不到什么声音,只能看到玻璃窗上的水珠汇聚形成一条条的小水流慢慢地流下来。
房间里没开灯,窗外城市的霓虹透过窗户为她的房间带来一点点光线让她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仅仅这样对她来说也足够了。
她觉得自己像是处于一种刚睡醒的状态,想远离一切光源,简直如同某种视日光为毒药的夜行生物一般……
嗯…再想想还有什么事吧,处理完去睡觉。
这种下雨天,隼偶尔会嫌无聊来找她玩呢。

而且两个人还都是夜猫子。

上次那个芒果慕斯味道挺不错来着。

去尝尝其它芒果味甜品好了。

最近不能吃冷的了

待会起来倒杯水喝

明天要不要起晚点。

好困

……………………………………

她终于还是睡着了。







嘛,之前也说过,女主选的是第二擅长的能力。而且她还是要去维纳斯的人了。
上司是她爹,她家就那种不近人情式爱孩子的父母,我挺讨厌这种的,至于为什么讨厌还写这种……反应过来就已经是这样了吗啊哈哈不要在意那种细节啦。
但其实我挺喜欢这种为了喜欢的人默默在背后做很多事情忍很多的情节,感觉这样的人带着一种寂寞的成熟气息,明明让人心疼却又不由自主感到一股清爽的…(×)不好意思口误了,总之从通感去理解就可以啦。
标题是歌名,本篇的话应该和すぃ的版本更配?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