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花和

月pro乙女写手
请给我评论论论论
吃腐但尊重原著
集训淡圈但是不定期诈尸
月歌坑底
晶学狂热爱好者
颜狗
梦想成为石油王
半写半画

(乙女)一环路试驾



•藤村衞

你很难受。

被不断碾磨的双唇可能已经肿了,于是唇齿间偶尔的轻微咬合变成一种磨人的酷刑,感官上强烈的刺激使你按捺不住到近乎叫出声来,眼角余光却突然瞥到一抹酒红,绷紧的神经在那一瞬间断开,你张嘴就咬了上去。

被突然的袭击扯过头来的衞吃痛地闷哼一声,你才发现他面向你的脸上展露出的神情也没比你好到哪里去。青年原本清澈的暮霞红眼瞳早已涣散,此时一片混浊,眼白处爬上几缕血丝,眼角泛出一抹嫣红,平时撇向左边的刘海此时垂直搭下遮住了左边整只眼,使得他看上去带着病态又让人心悸的色气。

被扯过来后他明显愣住了,一直压抑着的低喘停了一瞬,尔后反应过来,喉间逸出的笑声低沉性感胸腔,他边笑边捋起单边带着湿气的酒红色发丝到耳后,露出边线精巧的耳廓。

“忍不住了?”他调笑道。

平日里明明还微显腼腆的青年此时却意外的坏心眼,该说不愧是成年已久的人好还是不愧是做偶像的人好,明明只这一句话你便被撩得双颊发烫。

“脸越来越红了,真可爱。”他好整以暇地欣赏了一会自己的成果,随即低头亲昵地轻吻了下你的鼻尖,同时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夹住左侧颈边垂下的浅灰蓝鎏金暗纹发带末梢轻轻一拉,发带便飘然落地。

“それでは、いただきます~”






•卫藤昂輝

宫殿某个偏僻寝室里,风格低奢的床上暗色纱质帷幕被夜风微微扬起,席间金发青年低喘着支起上半身。

耳垂上粘了些微体液的纤长碧蓝水滴状稀有矿种耳坠随着主人的动作来回晃动,在某一瞬反射的月光说不出的暧昧。

他只着一件真绸白衬,扣子也并未系上一颗,反倒是垂到锁骨上的那条金属项链还好好戴着,在渗出少许汗珠微微起伏的颈间十足的诱惑。

青年拥有优美的身体线条,因着血统的关系而雪白肤色此时晕满了不太正常的浅淡胭色,而那双修长双腿此时正微微分开着。

他从床上支起身, 稍显禁欲的脸上满是刚刚释放过后的蒙昧和尚未退却的想要抓住什么的情欲, 随即他拥住从他腿间抬头的你,叹出一口长气,然后似埋怨又似撒娇道:

“你也太拼了吧……”

“明明我都说了不必了。”

“那么,接下来换我来款待你吧,我的——

有温热的吻自眉心落下,带有温度的声音在你面庞极近处响起。

“爱人。”




•桜庭凉太

你对现在的情况不知所措。

素日里温文尔雅的王子大人此刻眯起那双冰晶般剔透的樱色眼眸立在原地定定看了你几秒,然后忽的迈开步子朝你走来。

在离你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他突然一手迅速地伸向你,擦过你的耳边,然后撑到你身后的墙上发出轻微“咚”的一声声响。

你们只剩不到一拳的距离。

他仍旧注视着你,单手解下墨蓝的曜石领扣,将做工精细的领巾卷成一团慢条斯理一点点塞到已然失神的你口中

你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吸一口。

然后他笑了,纤长优美的眉舒展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如蝶翅般的睫羽下的瞳孔里倒映出春日桜庭吹拂过凉风般的甘美之意,色泽清浅的唇翕合间吐露出的话语犹如音乐剧里歌者空灵的吟唱般让人为之心颤:

“留下来。”

“今夜我要你侍寝。”





第一发!!!!
是试驾还没完呢!
在饮料店里修了好久感觉都不太好意思坐下去了( ˘•ω•˘ )
啥没写剑介小天使是因为真实没空,我还在赶另一辆车,并不是不喜欢他!!!!!信我!!!!(尔康手)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