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花和

月pro乙女写手
请给我评论论论论
吃腐但尊重原著
集训淡圈但是不定期诈尸
月歌坑底
晶学狂热爱好者
颜狗
梦想成为石油王
半写半画

(乙女)扣子



毕业季。

雨在淅淅沥沥零零散散地下,天仿佛被蒙上一层幻视的纱布,天衣无缝不透半缕曦光。每年这个时候校内本应枝繁叶茂绿意盎然,可于此时斜倚在窗边的你来说,世界是灰色的。

你有一个暗恋对象,霜月隼。

学校灰白相间的大理石瓷砖地面光鉴可人,转角处走来一人。

明明是灰蒙蒙的雨天,明明是光线黯淡的阴天,明明走廊里大家都在勉强地笑着,空气沉重到仿佛能拧出一把苦吟吟的泪水,那人却照常一脸盈盈笑意不变分毫地走进教室。

“隼君。”

一女生抬手与他打招呼,你认出那是期末考班级第三,平日待人真诚,在男女生里都很有人气。

“呀,你好啊。”霜月隼客气地回应她,声线优雅低沉。
女生闻言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又笑道:“说起来霜月君明明在学院里还挺有人气的,居然没被要走第二颗纽扣呢。”

“啊,那个啊……可能是碰巧没遇到那些勇敢的女孩子吧?”

“不我觉得明明是你懒得来学校吧。”

“撒~谁知道呢。”

坐在靠窗倒数第二的你百无聊赖地理了理额前的刘海,趴到桌上侧头看向窗外布置讲究的园景。

身前传来椅子脚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你微诧抬头去看,刚抬到一半却又停住了。

你的视线只到你的桌面,而此时暖色的木制桌面上,正平摊着一只明显属于男性的手,桌子雅致的暗粽和手瓷质的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只手修长而骨结分明,要是平时作为一个手控的你可能就死盯着不放并且开始搭讪手的主人了,然而此时情况似乎并不适合你这么做。

首先,平摊着的手掌中心正躺着一颗你校墨蓝步质外壳的金属纽扣,任何人都知道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任何一粒纽扣都意义非凡;其次,也是重点,这只手,你很熟悉。

然后头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拿着呀阿星,不是你上次说你学姐找要扣子的吗。”

于是你假装刚刚的停顿不存在,懒洋洋地从桌子上支起身接过纽扣,对上霜月隼那张似笑非笑美得摄人心魄的一张脸,然后一歪头:“我以为你会给刚刚那个女生?”

闻言,他微挑眼角:“你听见啦?”

“什么?”

“……没什么,”也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他的笑容似乎明媚了一些,“哪能给别人啊,肯定是你最重要啊。”

“哦。”

霜月隼,你的青梅竹马。

是你的暗恋对象。










·双向暗恋
·隼没记住那个女生的名字,毕业前打算拼一把的妹子还没开口就发现自己凉了。
·没被要扣子是因为用了魔法(?)
·颜色描写是在隼出现后才有的
·隼知道她在偷听了
·女主是我之前写过的私设
上篇问答的福利,堇涩点的小段子!差点成刀了还好我刹住了(捂胸)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