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花和

月pro乙女写手
请给我评论论论论
吃腐但尊重原著
集训淡圈但是不定期诈尸
月歌坑底
晶学狂热爱好者
颜狗
梦想成为石油王
半写半画

(乙女)别离即相逢


“要是不得不和女友分别一段时间会怎么样呢?”主持人这么问。


驱:

“……会伤心。”

密室里原来十分元气地望着镜头的金发少年愣了一下,眸色稍稍黯了些,随即脸上却露出了暖心的笑容。

“但是会支持她,她一定有自己想做的事,她值得拥有最美好,最闪亮的未来。我会在路的尽头一直,一直等她。”

始:

“不能和她联系吗……”国王露出沉思的表情,右手食指敲打起了桌面,“大概,会在她临走前和她好好道别吧。”

“和她确定她的目标,给她几条警醒——当然最重要的是身心健康,希望她能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应该就是这样吧。”

他抬眼看向镜头,目光穿透力十足却又在眼尾带上了近几年愈发明显的温和神色。

“加油。”他最后道。

恋:

“啊……恋爱相谈吗。”向来活泼欢脱的犬系少年眼睛似乎亮了亮。

“会每天打电话!一天两条信息!在她有空的时候视频聊天!没空的时候多思念她!”

“当然如果会让她打喷嚏的话也不好,我努力克制一下。”

“……也希望她能想想我吧。”

说着说着他的语速慢了下来。

“虽然对别离很不甘心,但是我更期待那之后的重逢,”他龇牙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毕竟是女朋友嘛!”

春:

“那令人很担心啊。”知性青年流畅地接上,语气里满是感慨,“和她叮嘱一些生活日常吧,送她手帐记记日程之类的……真的不能把自己打包让她带走吗,那样会更方便吧?”

“好吧,开玩笑而已。”青年澄澈的茶色瞳孔染着淡淡的笑意和隐约可见的感伤。

“会在分别前抓住和她的点滴时间……当然如果可以,我并不喜欢分开啊。”他叹了一口气,“啊,有些舍不得呢。”

新:

……

…………

………………

“送……她一箱草莓牛奶?”

“睹物思人也是一种很好的培养感情的type呢。”

“同时草莓牛奶也可以作为一种强烈的信息素来警告别的家伙:‘她是我的!’这样。”

“……其实我还意外的挺有信心的哦~嘛,总之就是这样啦。”

“有些话只适合当面说,就到此为止吧。”

葵:

“……诶?可以换个问题吗?”

因为面对的问题太过苦手作出了和平时相比有些出格反映的小王子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他不出所料地苦笑起来,让人不禁联想起冰水里浸着的薄荷。

“是的……呢。会让她带上自己送的东西吧。像是最近在读的对炎热夏日有特效作用的恐怖系侦探小说;用最近买的单反相机在父亲的宠物诊所里抓拍的宠物照片;或是一个,希望她不要走丢的橡子果什么的……”

“想告诉她,我一直都在。”

“等你回来。”













橡子果是官方梗,小小葵和小小新第一次出去跑腿半途新不见了,哭唧唧的葵等到的是在沙沙声里钻出来的新手中的橡子果,然后他又哭了,说太好了回来了啊啊。
能收到和我道别的人的回复我很开心。
等我回来。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