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花和

月pro乙女写手
请给我评论论论论
吃腐但尊重原著
集训淡圈但是不定期诈尸
月歌坑底
晶学狂热爱好者
颜狗
梦想成为石油王
半写半画

(乙女)三轮车

睡意正浓时,你听到耳边隐约一阵窸窸窣窣,接着被捂得烘暖的被窝里忽地漫进一股凉意,你从睡意中艰难挣扎着醒来,心底闪过不好的猜想。

猛地睁眼不出意外的是一片模糊,你顾不上双眼恢复,右手向枕头边一探,当场惊出一身冷汗。

是发丝的手感。

柔软而细腻的丝丝缕缕在双眼前慢慢聚焦,你的视线缓缓下移,成功与一双无机质矿石般的粉眸对上。
夜。

深夜。

女上男下。

同床共枕。

你眯起眼,挑着眉,头一次在眼前这个后背前拿出前辈的压迫感,凑到他脸极近处深深压下嗓子:

“谁给你的胆子,敢来爬我的床?”

闻言,原本面无表情的桜庭凉太偏了下头,然后望你的眼神渐深,同时嘴边盛放出一个带血蔷薇般曼丽的,令人心底发怵的笑容。

你被这违和感强烈的突兀一笑撩得头皮发麻,强压下剧烈的心悸,左手修剪整齐却又锋利的指甲在他眼边光滑的肌肤上流连,你威胁着又问了一句:“你来做什么。”

他仍维持着那笑容,眨眨眼,不急不缓伸手虚虚环到你颈后,懒洋洋道:“别动,我怕我酒后乱性。”

言语间一阵热气夹杂着淡淡的酒味扑到你脸上。

你:???

“我现在……好难受。”

米白发色的青年眼神锐利明亮,表现得完全不像一个喝醉的人,可是你清楚的知道这货已经醉了。

“放手。”你道。

被忽视了。

“嗯——”青年压抑地呻吟了一声,嗓音喑哑,他微微皱眉,复又开口:“水。”

你带着满心无处可说的mmp头脑混乱地打算去给这祖宗倒水,起身起到一半却又被勾着脖子勾了回去。

卧槽!!士可忍孰不能忍!!!!

你抬头就要破口大骂,却被一个毫无预兆的吻纂住了双唇。

那厮慢条斯理地磨蹭着啜吻了一会儿,很快又灵巧地挑开你的齿缝,在齿后的空间刮了刮又干脆地退回去了。

然后你清楚地听见一声吞咽声。

“……还渴吗?”你这么问着,掰了掰十指,发出“咔啦咔啦”的声音

“你生气啦?对不起。可是我真的难受,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越看你就越渴……渴到我都没办法等你倒水回来。”

听完这番话,你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他笑容渐褪,却开始微微喘起来。

“你洁癖呢?”你问。

“我——”他的唇被你伸出的手指抵住。

“我突然也渴了,你觉得怎么办?”

闻言,他低低笑起来,捉住唇边的手贴到自己微烫的脸上,“我来招待你,”句末他俏皮地扬起一个调,“前辈?”

“生日快乐,后辈。”








官方生日醉酒梗
标题是什么鬼玩意儿系列
一直觉得暖烘烘→烘暖这样的用法很可爱
我也想开车!!!!!可是我不会!!!!!!!!
我是一个辣鸡(失意体前屈)
要集训了所以会淡圈一段时间
然而月Pro乙女其实冷到不算圈?????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