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过十月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伪乙女)舞者

要上台了。

要上台了。

要上台了。

桜庭凉太理了理领口的领结。

也不是没有参加过类似于武道馆这种大型的舞台,说起来他不管是solo还是与组合一起,都能在人山人海之上将气氛驾驭得相当好。并不是刻意,在业界锻炼多年,倒不如说表演早已是深入骨髓的本能。他自身也享受在台上的时光,在台上用着自己都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温柔注视粉丝,粉丝们在台下欢呼尖叫哭泣目光追随着他,一路一路一路追随到这。

到了这里。

武道馆。

想到这里,他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双手发软,感觉就像是血液的流向翻了个跟头。

这种状态不好,会导致握话筒的时候把话筒甩出去的可能性大大上升。

这还是刚出道不久时一个记不清脸的前辈告诉他的,虽然他现在早就退圈了,也不见踪影。

他花了点时间调整状态,结果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做到像往常一样冷静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不对吧……不,不该是这样的……

“不是那样的。”

有微凉的触感攀上他的指尖,穿插到手指与手指的间缝,然后收握。桜庭凉太微怔,他第一次与她十指交握。

她只对获得她信任与认可的人这样做。

“在台上活了这么多年你也只学会了生存呢,”她抬手撩了撩颈边的垂发,用沉静而平和的口吻道,“你确实不是紧张,你是在舞动。”

“换个你能理解的说法大概是兴奋,但这个词只能表达一半。没错,你擅长表演,但是那是你所擅长的。你此刻所感受到的,我所谓的‘舞动’,指的是你的状态,你在为了即将到来的表演而舞动,在为了饭们的期待而舞动,在为你的组合的音乐又一次得到了更多的认可而舞动——”

“这是你的梦想,是你的一生悬命绽出的樱草之花。”

“恭喜你,凉太,你即将站上,梦想的舞台。”

“舞动吧,吟唱吧,生长吧。你的歌声由人慧来远传,你的舞姿为曙光去剪裁,你的生命以祭典来祭奠。”

“你的幻想触手可及,因为那是飞舞着落下的花瓣。”

“我的言语是黯淡无光的,因为你们几经流转轮回,魔法般的相遇是无法比拟的。”

“歌声承载千万。”

“自由远航,星辰大海,在你身前。”

“上台吧,桜庭凉太。”

















这是我最后一发G组安利了,因为他们真的要上台了QAQ
嘤嘤嘤我的宝啊我不能再抱着独占的错觉割腿肉了……
有参照网易上凉太solo的翻译,我花两积分巨款求的(你在得瑟什么)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恋爱的歌这句改过来,和这首歌的本意岔了心理洁癖表示真的很难受啊……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