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过十月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2017长月夜生贺《叙叶》

九月的风是沁了银杏的药性的,润润的,淡淡的。

只是磨蹭在月见草长势茂盛的水泥小径上,被秋风追随着的润玉青年噙上一支相当少见的小心思,漫漫地微笑出来。

他伸出象牙色泽的手搭在掉落了墨绿漆壳露出了锈色的铁皮上。

信箱到了,发出了一声“叮”的报告。

金黄的厚蛋烧从低空坠落,敲击上厚厚高高的深棕枯叶堆,于是便被挺着肚子反击了回去,在空中勉强憋着气微微颤啊颤的。

来自印度的神秘香气透着自动贩卖机满心的欢愉。

被装饰者与装饰者半真半假的互置暴露在没有漏洞的计划下。

相册边上紧挨着的乐谱忍了又忍,终于从默默哼调变成了低声吟唱。

我们的相遇,宛如魔法一般。

人与花苒苒茬茬。

原谅在色瞳中神秘兮兮地吐露出了惊天的大秘密:



























月歌上海公演开始售票了你还不去叫上坑里的人买个一打!!!!!!!!!!!!!!!!!!!!!!!








……总,总之写现代诗当生贺不是因为上学睡觉时间少不想认真写!!真的不是!!(谁管你啊

用了很多官方的梗,真的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我没数,感兴趣的人可以问我,但是太多了我也不一定反应得过来。(并没有人想问你

相遇魔法那句是月pro后辈组Growth桜庭凉太新曲的一句歌词,觉得很适合就拿来用了,结果文艺到一半还是忍不住开始偷摸摸恶搞,到最后就变成明着恶搞了……文笔烂请多担待。(真诚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