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过十月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乙女)解讀不能

“已经够了——”她的声音很明显透着某种超负荷的情感,捧着自己脸的双手也在轻微地颤抖着。霜月隼抬眼与那双近在咫尺的双眸对峙,却只从混乱晕染开来的水彩里找到被细细撒下的碳粉。

他想抬手,在手进入自己的余光范围内时却又停了下来。

他缓慢地眨眼。

四周昏暗一片,脚底是可见度很低的镜面,漫反射出微弱不堪的柔和白光。

他站在原地低头沉默了一会,然后抬起脚向一个方向走去。

走了一会儿,一个女孩儿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尽头。

他走到离那个女孩不远不近的地方,然后停下脚步,双手插进风衣口袋低头看她。

女孩披散着头发坐在地上背对他,双手环膝将头埋在其中蜷成了一团,仔细一看,整个人是在抖着的。

“已经……够了——”

当这声支离破碎般的呻吟响起,他猛地跨到女孩旁边想伸手去抓住她!却被突如起来的飓风刮得睁不开眼!

再次睁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天鹅绒枕垫上的占卜用水晶球像是被激光切割过一般变成了两半。

他目光幽幽地看向空气中的某一处,将碎片用手推着扫入桌边的垃圾桶。

“……看来今天的占卜失败了呢。”














他也是有做不到的事的。
可是他还是很好,这样就很好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