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九月ver.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乙女)拒绝咫尺/IPE系列

今日哲学:人类由快乐和痛苦主宰。--边沁


“所以说,”他又将头低了几度,愈发凑近你的面庞,“你是选择推开快乐吗?这不明智哦。”

你一手搭在朔间凛月的左肩,手下是抵着锁骨带来的微凸触感,垂在身侧的另一手因打在脸上的温热吐息和近在耳畔的蛊惑话语攥成了一团。

“……即使如此。”你几乎是咬着牙挤出的这句话。

“即使如此?”他微微一甩刘海,将前额直接与你相抵。

你将视线死死粘着在他黑衬衫的扣子上,觉得自己就快要无法掩饰地开始大口喘息了。

大脑有些放空,无法支撑接下来的思考了,你只能选择出老招:“毕竟我没有信仰。”

前额的轻微压迫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发丝扫过的短暂瘙痒。他略凉的右手自你后颈顺着长发一路梳下然后收回,同原来捏着你耳垂的左手一同交握在自己脑后。

“啊,又来。”熟悉的语调,你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但是你其实清楚的吧,自己内心迫不及待地想要走到这种地步,发生这种场面。”

“……但我同样也清楚,现在时机未到。”

朔间凛月坐回他的专属帆布躺椅,不温不火地看了你一会,然后躺下:“怎样都好,总之老爷爷我就这样了~”

你也松弛下来:“要吃点巧克力吗。”

“人家想要血……”

“比我强吻你的可能性都低。”

“也就是说不远了吗?不错嘛~”

“你是不是对我的话有什么特殊的理解障碍……”

















是很无趣的一篇在下知道
可是我就是喜欢这种有点病的糖啊我还能怎样?(大哭锤地
很多细节只有自己能看懂,高兴再来解释
是自己和自家凛月的故事,所以看上去是个没前因后果的中间章。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