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过十月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乙女)味噌汤精的陪睡环节

“mamoru。”

“嗯?怎么了?”

“我最近总感觉睡不着……”

“诶?睡不着吗?……等等,我知道,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你确定你要尝试喝我做的味噌汤,会哭也说不定哦?”

“确定!哪怕mamoru把剃须刀的刀片掉进去了我跪着也要喝完它!”

“居然有人这么相信我的手艺我长期以来被昂君打压的料理之魂似乎要觉醒了!但是抱歉!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

……

盯——

“好啦,”他败下阵来,用下巴轻轻蹭蹭你的前额,酒红色的发丝扫过的双颊微痒,“那就试试看速食的?”

“唔,勉强接受。”

“那,睡吧。”

你默默环紧了他的腰,不再做声。

……

……

“对不起,我还是睡不着。”

身旁人叹了一口气,睁眼与你对视:“我就知道,等着呢。”

“那就试试看老办法吧。”

“?”

“一碗味噌汤,两碗味噌汤,三碗味噌汤,四碗味噌汤,五碗味噌汤,六碗味……”

……

……

……

再次睁眼与他对视的时候你感觉十分蛋疼,他的眼神相较与你却十分平静。

摸摸你的头,他用一种带着叙述口吻的声音开了口: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其实,我是一碗味噌汤修炼——呜呜呜?”

你一把伸手捂住了你亲爱的男朋友的嘴,用比他还要深沉的眼神望回去,十分真挚地对他说:“这位同志,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对牺牲生命的味噌汤精的故事没有兴趣,要知道,在我们国家,建国以后成精是违法的,到此为止吧。”

说完你头一缩,躲进被窝,在他的怀抱里回放了几遍味噌汤精剁手做汤的场景以后,艰难而强行地,沉沉睡去。








G组有毒,我出不去。
在写黑组的握手会,对驱产生了敬佩之情。
梗来自g组声优节目“大辉爱吃肉”(误)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