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九月ver.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乙女)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哟

你打开门看见他的时候,凌晨三点。

关门,再开,人还是站在门口。

你僵了两秒,决定选择装瞎,手握着门把用力一甩。

然而桜庭凉太这小子向来眼疾手快,要不公司怎么有那么多工作人员夸他呢。

“……这位小哥,我不管你是金庭凉太还是银庭凉太抑或是铜庭凉太,对不起我都不想要麻烦您回月之寮躺着做一个乖巧的桜庭凉太好不好?”你盯着他抵着门的左手和夸进玄关的左脚头也不抬地开始棒读。

“哼哼,呵呵呵呵……”

???

没得到想象中的吐槽反而得到一阵笑声回应的你疑惑的迅速抬头去看他。

对上你的视线的时候他已经笑得脸有些泛红了,咳了两声止笑,他用一种自来熟的口吻问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你自然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不着痕迹地把从刚才开始就粘在他潮红面部的视线拔掉,随后侧了侧身,“请进。”


“解释一下吧朋友,大半夜冒着被我投诉骚扰的危险也硬要敲打我门窗的道理是什么?”你按下壁灯的开关,给他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冰镇花茶,随意往沙发上坐下就是一个葛优瘫。

他闻言“噗”了一声,然后蜜汁沉默了一下,才慢吞吞开口:“喝得有点多。”

你豁然开朗,难怪他刚才放弃了那么多吐槽她的大好时机,原来在这等着啊。

“其他人?”

“回去了。”

“不一起?”

“吹吹风。”

“你电话?”

“欠费中。”

“经纪人?”

“才放假。”

“不打车?”

“钱不够。”

“来我这?”

“比较近。”

你不作评价,呷了一口茶起身,“我手机借你?”

“……唔。”他出了一下神,好一会儿才听明白你的话,便支吾着似是而非地应了一声。

你在口袋里摸索两下,把手机掏出来相当随意地丢到他那边。

先前也说了,桜庭凉太这小子向来,眼疾手快。

所以说倒也没发生什么悲剧,他一伸手就抓住了抛物线尽头的手机,手法之漂亮让你忍不住一挑眉差一点吹起口哨。

划开屏幕,他淡淡看了你一眼,你突然想起,你的待机屏幕是樱花。

不过这位可不是会自作多情的人。你这么想到。

“密码…”他低头看着屏幕喃喃念出口。

“你的名字。”

“哪个?”

听他这么问,你忍不住为自己先前的推测勾了一下唇角,“最近的那部电影,罗马音。”

“这样啊。”

他啪哒啪哒开始敲击屏幕,还在自言自语着:“昂肯定睡了,剑就算打游戏也坚持不到现在,n…mamoru倒是有还在作曲的可能呢……”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

过了一会儿,他喊了你一声。

一直安静如鸡喝茶的你应了一声抬头看他。

昏黄的壁灯只映出沙发附近一小块,许是酒劲上来了,他脸色红得极不正常,甚至有几缕从脖颈蔓延到锁骨附近,他单手架在沙发背上撑住头,刘海垂下遮住了右眼。

啧,这小年轻到底是喝了多少。

他将手机嗒一声放在茶几上,一用力将它滑向你那边,在桌沿堪堪停下。

你默默收了起来。

“呐。”

你吊着死鱼眼双眼无神地看向他。

“我想……休息……”

你没能等到下文。

话没说完居然就睡过去了,估计是真扛不住了。

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没防备心?

你决定给他盖条毛毯。

俯身侧到他身边时有一股带有温度的淡淡气息掠过鼻尖,转头就是青年安详的睡颜。
皮肤不是一般的好,清清爽爽毫不油腻,眉形好看而自然,估计是天生的,睫羽随吐息起伏偶尔轻颤,鼻梁秀挺,唇偏薄,色淡……不是,好像是故意抿着导致的。

相当美丽的脸,难怪有那么多小姑娘喜欢。

你直起身,关上壁灯,若有所思地又借着月光看了一眼他的唇。

这下没抿着了。









小姐姐没比凉太大,说话比较老气横秋而已。
所以说私设是喝多的凉太笑点会变低,有人发现了吗
凉太只是意识模糊,有点紧张所以眼睫毛抖抖抖。
他自制力可好了怎么会醉嘛,都是套路。
顺带一提灵感来自月pro企划的growth声优节目,不是治愈小屋,是大辉爱吃肉(什么鬼)
大辉被味噌汤(大概?)撩得面红耳赤的看得我狼血沸腾(喂)
两个人有一段时间一起工作经常碰面。
盖完毯子的小姐姐在门旁边披着毛毯好好地等到了mamoru来接人,令人感动(抹泪)
话说虽然有人点喜欢,但除了文若以外大家估计不太熟G组?
没事儿我就写会爽爽,下次继续写黑白组!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