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过十月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乙女)空色斑驳,不见星月

霜月隼一睁眼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拇指姑娘看上去很是艰难地掀开压在她身上的白田公主殿下的耳朵站起来,然后察觉到了什么似的一转头准确地对上了他的视线。

两双同样惺忪的睡眼迷离地对视了几秒才慢慢清明起来。

“……哦呀,小爱丽丝?”

“……妈妈,我穿越了?”




两人在经过一番和谐的沟通后,和平地坐下来开始喝红茶。

当然,泡茶者的内心是波澜壮阔的。

在一如既往给睡完午觉的队长泡红茶时得到了“顺便用月兔玩偶屋里的小茶杯泡一杯茶”这样神奇的指令照做后,文月海第一次看到了除各种各样奇怪的生物以外,他家队长身边出现了一只……精灵???

和他手指差不多长,面容精致,长相装束与常人无异,没翅膀没尖耳朵,会动会说话还会喝红茶!

他倒吸一口冷气,然后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霜月隼:“隼你……终于打算要占领地球了吗?”

“好过分啊海~我才没有那样的打算呢~暫↘时↗。”

正当海被转移了注意力准备吐槽隼意义不明的结尾时,桌上的“小精灵”奶声奶气地开了口:“海桑,谢谢你泡的红茶。”

“啊不用谢……那个,你是——”

“请放心,我不是精灵。我的名字——”

“是小爱丽丝哦,”霜月隼突然打断了你,“异世界的来客,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呢~”

你对上他的视线,读出了霜月隼的言下之意。

“如隼桑所言,我是穿越来的一个普通人类,至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并且能与你们用我本来并不明白的语言与你们沟通,我也并不明白。”

“这样啊……啊,我感觉你似乎认识我们?”

“嗯……确实,其实在我的世界里你们也是存在的。”你思考了一下,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对面的两个人同时察觉了这件事,于是很明智地选择了转移话题,这让你不禁心情愉悦地眯起了眼——他们和你想得一样好,不,比你想得还要好。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这位……爱丽丝小姐?”文月海相当为你着想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交给我吧海~我会处理妥当的哟☆”

“……确实,你比较擅长这方面的事。”
海思考了一下,点点头表示同意,“那就交给你了,隼。啊,其他人……”

“不必让他们知道哟,海~”月白发色的青年端起手中的红茶低头轻啜,刘海下的神色显得有些莫测,“这是只属于这个特殊的日子的因果呢。”①

“……我知道了。”结束与霜月隼的对话,文月海弯下腰与你对视,放轻声音说:“不用感到害怕,爱丽丝小姐。这家伙还是很可信的,希望你能早日回家。”说完用右手食指点了点你的头,你被点得头往下一沉,却感觉心里暖洋洋的。

在和隼打完要去工作的招呼后,海就走了。
“那么接下来。”

一只雪白的手掌向你摊开,你顺从地抱住一根手指借力站了上去,然后在掌心跪坐下来。

抬眼看向那张在心中描摹了无数遍的,用一个字形容是白两个字形容是好看三个字形容是很想舔真心话形容是听说这张脸是件人偶服突然好想拽拽看怎么办的面容。

那双淬了翡色鬼火的碧眸里盛满了温和般的优雅笑意。

“梦游与否,并不重要。”你近乎贪婪地用双耳聆听着熟悉的咏叹调“接下来,请与白色的魔王一起去仙境吧~”





“所以说所谓的仙境就是哈根O斯专卖店吗装13像模像样我居然差点就信了话说真的很冷诶再这么冻下去不久之后我就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去仙境了啊等等大佬你这已经吃了三大盒了啊该停了吧难道你妈妈没跟你说过吃冰激凌是人生几大要适可而止的事之首吗喂小哥哥你在听我讲话吗小哥哥你看到我的黑人问号表情包了吗不要沉迷冰激凌了跟我讲讲话吧我求你???”

很遗憾,你的吐槽声并没有店里的bgm声音大,所以你只好悲伤逆流成河地一边欣赏美人一边思念静静。

咽下最后一口冰激凌,大佬终于扬起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稍微有点跑题……但是,”

但是什么?
你静候下文。

他笑着故意顿了几秒,又头不对尾地说下去“……是宝贵的。”②

对于这种神棍气息十足的发言习以为然的你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连笑都不想笑。

“去看江吧,怎么样?”

随你啦。
你乖巧地再次站上他的手,一言不发,以沉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相当美丽的夜景。

真的是……相当美丽,霓虹渲染了鳞鳞的江面,同残留的夕晖和从夜空落下的虚无色泽一起将背靠栏杆以一种随意的姿态站着的霜月隼与江对岸的喧噪城市隔开。

空色斑驳,不见星月。

他罕见地安静下来,脸上的笑容散漫而惬意。

你默默盯了一会儿他在夜风中飞扬却不显凌乱的发丝,突然忍不住大大叹了一口气。

“嗯?”他漫不经心哼了一声。

你向他伸展双手,不要脸地做出要抱抱的样子。

虽然是这么做了,然而并不会有人知道你内心爆棚的羞耻感。

见状,他轻笑一声,只抬手让你凑到他耳畔。

被看穿意图的你有些错愕,随即略带不满地撇了撇嘴。

好狡猾啊,这个人。

可是他一直都这样啊。

是啊,他不就这样嘛。

这么想着,你开始开口。

“不用陪我了。”

“海桑他们该担心了。”

“该回家了吧,我也是。”

“你也得培养些时间观念啊。”

“……别不讲话啊。”

“……也许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保证,会有的。”

“哈根达斯会有的,hajimei为你开的专场演唱会会有的,你想要的都会有的。”

“……会有人给你的。”

“我知道我说得没底气但是你姑且信我一下呗。”

“被骗的话你也不会亏。”

“……有些东西你是知道的,你拥有着它们。”

“确实有时候你会追忆,你会怀念,可你还是要庆幸,你最终拥有。”

“在此,由我为你献上白色的祝福。”③

“……让我帅气点离场吧,稍微配合我一点霜月先生?”

“要幸福……不,你会幸福……不好意思。”

“继续幸福下去吧,隼。”



霜月隼等了一会儿,再也没有听到那个声音。

抬起手看看,借着路灯能看到掌纹。

他仰头面向夜空。

相当美丽的夜景。

真的是……相当美丽,霓虹渲染了鳞鳞的银河,同不存在的夕晖和从夜空中诞生的虚无色泽。

他低头,看向脚边的一小片水洼里映出的景色。

空色斑驳,不见星月。

从风衣口袋掏出从冰激凌店带走的一块折叠着的餐巾纸,展开,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

有一处被撕裂的痕迹,霜月隼相当仔细地研究了。

“……Mo.”他喃喃念出口。

“……陌。”又念了一遍,他的脸上不自觉重新带上了笑容。





你揉着惺忪睡眼从床上爬起,眼神迷离地看了一眼闹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没有人叫的情况下起得这么早。










①是的,这是个特殊的日子,为了纪念我38fo的日子!(bgm:金蛇狂舞)为什么38fo点文?因为我是妇女之友啊!
②可以与短暂的时光分享自己的快乐的机会,是宝贵的。
③五秒男友那篇的梗,你们可以当这两篇是一个隼
写了一篇意义不明的文!如果有人愿意和我一起陪魔王大人哭哭就好啦!(不存在的)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