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过十月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乙女)一切都是套路/桜庭凉太.ver

“……生气啦?”

“没有。”

回答得这么快,一听就是假话。

你盯着坐在沙发上的他的后脑勺一会儿,又把头扭回去,抬头看向天花板上的鸟笼吊灯,转了转眼珠。

“不就是让推销员进家做个调……”

“什么叫不就!!!!………”你还没嘀咕完,他就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在查觉到自己过于激动的瞬间又立刻冷静了下来,低下头盯了脚边的地面几秒尔后眯起眼,眼神有点危险地看向你。

这不就是生气了吗。

你被他瞅得心里一紧,连忙朝他摆手,“不是不是,我是说这次毕竟什么也没发生啊你看是吧。”

“是啊,什么也没发生,在他临走时突然抓住你家防盗门把手的时候我来了嘛。”他的口气是一如既往悠扬,却让人隐隐感觉到了被压抑着的情绪。

完了,你不禁在心里哀嚎了一声。

“而且,从你刚才的语气来看,你似乎还想有下一次?”

“不是,我,我不是,我没……”你支吾了几句,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无话可说。

“刚才那个男的,”他来到你身前站定,弯腰直到视线与你双眼齐平,你忍不住向后挪了两下腾出些两人间的空间,却被他凑得更近并用双手固定住你的肩膀,使得你看清,那映着阿尔卑斯山脉大片狂咲之桜的双瞳中,此刻正翻滚着浑浊的暗流,“看你什么眼神知道吗?”

你大脑理智只残存着为数不多的一点儿了,根本无法控制情商下线的你的本能,于是下意识头一扭,妄图让自己逃离来自那双安娜的樱色双眸的审视的范围。

这就正好触到桜庭凉太本应藏得好好的某个开关了。

于是下一秒你的脸便被掰了回去。

你看见他脸上显而易见的某种要喷薄而出的情绪。

你的呼吸瞬间停止,看着他扬起一个一反平日的温和优雅反而带着嘲讽和痞气的笑容,然后用上扬的调侃语气反问:“你该不会忘了我也是个成年男性了吧?”

“信任?在这个社会和相识不过两个月的同事之间?不存在的。”

“既然你那么无所谓的话……”

“别紧张……放松一点就好。”

“呐,今晚。”

“我就不回去了哦。”






@文若
修了一晚上的仙,要飞升了。
凉太新歌超好听。
拿翔太俊树的初体验歌词脑补剧情凑字数……
没梗的我内心崩溃。
……大脑短路,无fu  ck说。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