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九月ver.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2017文月海生贺

生日快乐,海哥!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给人写贺文,要用一生感谢我啊(笑)
我来想想,第一印象啊……长得这么好看的兄贵,真是少见。(×)
是一个表里如一爽朗的老大哥,procella的爸爸担当(?),整天跟在队长后面给他擦{哔——}……咳咳对不住我这一不小心就黑自家队长的毛病改不回来你们别生气。
熟悉了以后呢是这样的一个印象。
兄贵界的一股清流,年长组里的年长组,养了一个儿子的傻爸爸,敢摸狮子屁…咳不是,敢虎摸国王脑袋给他投食的大人物等等等等。还有就是,依旧在给天真烂漫(!)的leader收拾烂摊子。
虽然我不吃兄贵但是机库的画风还有月歌的每日ss的陪伴实在太心机,感觉海也是我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好像有点过。
对海的好感是这样:白组一员→星花封面巨好看→隼的保姆→白组保姆→全员保姆→和我一样浪漫主义者→成熟的监护者。
感谢你一直以来对白组和黑组的,比你年轻的小辈们的照顾(尤其是隼);
感谢你当初把无处可去的泪带回家,并在之后许多的日子里与大家一起帮他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
感谢你将隼与他人平等看待,让他从神明的无趣生活中解放出来(隼有说过比起现在以前他更多的时间是在看着别人);
感谢你能在始工作疲劳时,为他递上一颗糖果;
感谢你在葵和新的小冒险失败时,傍晚开着车去接他们回“家”;
感谢你在想出去吃拉面时捎上蹭饭的阳和驱;
感谢你每日不辞辛劳和白组队员日常寻找消失的白魔王;
感谢你作为Procellarum可靠的参谋每天拼命的努力;
感谢你穿反上衣还神特么坚强地维持着偶像风度;
感谢你为了不让大家担心而将自己有时糟糕的处境伪装到杂志都评价“看起来很轻松”的心意(也希望你偶尔让大家分担一下啦)。
想感谢的事,想说的话还有很多。
但是由于很多太糟糕了不能说而其他的想不起来了。
所以我就再说最后一句。
感谢你的出生,文月海。













感谢月歌的作者。
二次元真的很好。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