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茉和—九月ver.

真的自由,不如说没下限者
基本只关注会跟我讲话的人
我很友好 请不要对我释放恶意
我不管 我就是女孩子

奇迹

大四刚毕业,因为实习很顺利,工作岗位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我是莫和,双休经营的花店“微咲”的店主。
工作之所以顺利,是因为我差不多付出了吐血的代价,以至于在这个当兴趣来开的小店开店的时候,我是瘫在柜台后的旋转椅的靠背上塞上两只耳的耳机来等待客人上门的。
虽然是这样但其实这家店客人其实也不多,因为它所处的位置比较偏,要走进热门蛋糕店旁边的巷子里,在尽头拐弯,路过装修雅致十分吸引女孩子的日料店,再拐弯,才能看到尽头的花店。
被这么一筛,能坚持走到最后的不过几个玩着“哈哈哈哈辣鸡你抓不到我”的穿着拖鞋的一看就很熊的孩子。
所以今天我的日子也相当清闲。
耳朵被耳机塞得有点疼,伸出手粗暴地拔下后随意窝成一团放到一边,外放手机,淡色花的旋律就同店里的花香一道蔓延。
我伸手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花茶,正欲起身伸个懒腰,就看到们门口伫着个人弯腰撑着膝盖在那看花。我当时心里一动说这么久了于来了个人,就放下举起的手起身去招待他。就在这时,室内的光线突然暗了一些,估计是太阳被哪片云遮着了。青年似有所觉的直起身看了一下门外,然后把正面又转向我。
午后阳光略带无力的耀眼苍白,却在那人身边晕出一圈乳橘色的光晕,让人感觉仿佛一下跳过好几个小时来到今日的逢魔时刻。落地的玻璃推门后的小树林不知为何沙沙作着响,按理说只是没什么奇怪的起风,地上的落叶却纹丝不动。
我忍不住双手抱臂揉了揉,总感觉我可能出现了幻觉,于是我尝试着问他:“先生你需要什么?”
然后我就看见眼前这个就连呆毛都长得很像长月夜的青年懵逼了一下然后语速略慢地用,嗯一种带着口音的英语回我:“e,emm……l'm sorry.l 'm a Janpanise.”
我心下一怔,从善如流地change了一下语种,“Can l help you?or……我能帮你做什么?(日语)’’
然后我发现面前的青年神色更奇怪了,他似乎是纠结了一下,问我:“Lily?”
“有的,二十支的一束可以吗?(日语)”
青年点了一下头。
在他买完花转身推开玻璃门离去的时候,我忍不住提高了点声音对他喊:“客人您走好!(日语)”
他转过头对我微微一笑:“はい。”
玻璃推门伴随着一声刺啦的摩擦声被合上,关门的一瞬间我脱力般地滑坐到地上。抬起手看看攥着的日元,再回想了一下刚刚入耳的独特声线,我感觉整个人都是?!?!?!?!?!?!?!的。
各位看官,我的名字是莫和。
在某个夏天的下午,我男神打破次元壁跑我店里买了一束花。



估计会有后续?嗯……我是说有人想看的话。

评论(2)

热度(7)